面對面——陳錫灝:捕捉世界的光與影

        很久沒有到中環大會堂觀賞畫展了,對上的一次,是畫家蔡浩泉的《四十而畫》,他的水墨畫極具個人風格,而另一趟則是黃永玉在大會堂展覽廳的個人展。說起來,這兩個畫展已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事了。

  當曹啟樂說他有份策劃旅法畫家陳錫灝以《維港‧塞納‧多瑙河》為名的畫展在大會堂高座展出,着我該去看看這位旅法畫家的作品。終於在畫展最後一天去了,而且還有機會與畫家面對面談了個多小時。

  陳錫灝Alan說當年在台灣唸大學,讀工程,卻喜歡藝術:「我到故宮博物院看藝術品,多過到大學上課,古代畫家對我啟發極大,讓我着迷的是畫家的筆觸,處處流露出他們獨特個性來。後來到巴黎留學,修讀社會學,我仍是愛逛博物館、藝術館,而不怎樣愛上學(不過,Alan說他少上課,一樣可以應付學業)。

  看過Alan的作品,問他是不是受到印象派的影響。Alan笑着回應:「當年法國畫家前衞的畫作風格,畫廊對這些作品卻不怎樣欣賞,稱之為impressionist,帶有點貶意。當然,後來印象派成為主流,大受歡迎。」

  Alan說自己的畫,不屬於印象派:「我重視光與影的關係。我並沒有既定『框框』,我憑主觀,個人觀感去描繪眼前所見,並沒有跟隨潮流走,亦沒有受到大師作品的影響。我追求的是精神上、心靈上的舒泰。從不理會市場走勢,更不會刻意去討好誰。」

  Alan帶我去看他的一幅近作,那是從香港會議中心望出去的景象,落地大玻璃可見海港工程,一座座巨型吊機,成了觸目的線條,把垂直的玻璃屏幕割切出非一般的美感來。Alan捕捉了維港工程船泊岸的景色,那是他的得意作品之一。他幾次回港之行,皆有得着。他筆下的香港街景,見證了這個城市的微妙變化。

  「有些景象,沒法靜站一角把它描繪下來,有時只能作簡單素描,甚至先拍下眼前所見的,再把它憑感覺重新組織出來。畫是靜的,思維卻是動的,筆觸還得帶感情,繪畫出來的作品,才能打動人。西洋畫,要說、想說的都在畫裏面,不像國畫,意念有留白空間,畫上還可題詩題字,詮釋畫的意境。」

  Alan說香港街景變化極大,但巴黎有些舊區,真是數十年如一日,沒甚麼改變:「但那改變仍是有的。像巴黎聖母院,四十年前畫的與今天畫的,看來分別不大。要是你細心看今天畫的聖母院,出現在畫中的遊人,手持iPhone,那是今天的景象。但巴黎的精緻、優雅,依然保留下來,而那,正是巴黎迷人之處。」

後記

  Alan說自己屬「自由」派:「自己一人,感受人生的喜悅,最好的是個人仍有發展空間,我不在乎名與利,開開心心的去把人生滋味繪畫出來,意念至為重要,把自己的感情放在畫筆上,活得痛快,畫得痛快。」

  畫展過後,Alan仍會返回法國,過他的日出而畫,日落也可以繼續畫的寫意生活。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