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鍾禮陽‧張健達 隊長‧薪火相傳

        鍾禮陽Henry與張健達Kent皆為「隊長」,不像「美國隊長」那麼「打得」,而是一樣「游得」。兩人在中學年代皆當過校隊隊長,一起練水,一起參加比賽,一起升讀大學。Henry去了美國,而Kent則留在香港,至今兩人仍是好朋友,仍一起為下一屆亞運而努力練習:「每天仍是一樣的練水,練水,那已成為生活一部份了。」兩人到來,已是黃昏過後,是剛練完水才來的。

  Kent的自由式紀錄:100米:50秒點10,200米1分51秒點08。Henry的背泳:50米:26秒點10,100米:57秒點40。

  Kent的自由式時間已達奧運B標準:「不過,仍差一點點,恐怕不能出戰奧運了。」Kent先後在東亞運動會及仁川亞運為香港奪取過兩面銅牌,仍未能到巴西去,不無遺憾。Henry和Kent一樣,去過兩趟亞運,皆能游出個人最佳紀錄來。

  兩人今年二十四歲:「已游了近二十年。」Kent起初是游背泳的,與Henry一樣。Henry說:「泳式動作,講求與水的配合,大家悟性不同,要選擇自己的強項,才有突破機會。」Kent講求速度,很快就掌握到自由式的技術,遂改游自由式,不用與Henry在水中比併了。

  中學年代,兩人皆先後擔當過泳隊隊長,Kent當隊長那年,Henry是隊員,一年後,輪到Henry當隊長:「我們做隊長,要做得稱職,就是讓隊長知道,Team work至為重要。每一位泳手得盡心盡力,游出個人最好成績來。要贏取團體錦標,整隊人都要齊心合力,一個運動員也不能少。」

  Henry說:「那年代,我們算是『星級』泳手,但我們與隊員講清楚:不能靠我們『食胡』,大家要團結一致,一分一分的爭取回來,我們能化危為機,就是要有『危機感』,才會勝出。」

  Kent說他是個比較嚴謹的隊長:「我夠惡,對隊員要求高,但我會以身作則。練水,我比隊員更勤力,隊長都那麼認真,隊員那敢馬虎。我們輸給對手不是問題,輸給自己才是問題。」

  Henry與Kent都說當過隊長,對自己成長很有好處:「學會認真處事,與人相處,要寬容,但又要有要求。」Henry說到美國栢克萊讀書,學會獨立,讀環境經濟,認識環境對經濟有深遠影響。

  Kent在香港唸大學,曾到英國交流一年:「學會自律,Time management是一門學一生一世的功課。中學要懂得分配時間,進入大學,生活多姿采,又夠自由,更得學習好好分配時間,對自己仍要講求自律。」這位游泳好手,雖然早已不再當隊長了,說起話來,仍像一位稱職的captain,十分認真。

後記

  Henry與Kent都說游泳生涯會有完結一天(下一屆亞運過後,該是告別泳隊之時),但他們都說學會「堅持」的道理:「運動員要tough,心理質素要好,要不怕辛苦。每天練習,就是要走出那comfort zone。我們游水的,不進則退,要keep住的。」

  「日後我們放下運動員身份,在新的工作崗位上,要重新學習了。」

  從零開始,對兩位「隊長」來說,該不成問題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