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沈集成:與馬兒一起放暑假

        與沈集成Danny在馬會喝下午茶,他的興致看來好極了。Danny說:「還有一次賽事,馬兒就得歇暑,而我,也可以有幾個星期假期,不用那麼早起來了。」

  Danny話說得輕鬆,談笑間流露出喜悅之情,與放暑假或有一點關連,但該與今季他的馬房一共贏出五十三場頭馬有關(今季最後一次賽事,Danny再下一城,贏得第五十四場頭馬),成績為華人練馬師之冠,在二十四個馬房榮獲練馬師亞軍殊榮。有此佳績,難怪Danny笑得那麼開心了。

  說十年辛苦不尋常,Danny的辛苦,何些十年。從見習騎師到騎師(贏過二十四場頭馬),因傷退役,重返馬會,由二級、一級策騎員做起:「我跟Ivan Allan(愛倫),當上助理練馬師,一步一步的走上練馬師之路,至二○○三年才獲練馬師牌照。十多年來,經歷過不少風浪,ups and downs。在今季,終於創出佳績來,那是整個馬房職工一起努力的成果,值得高興。」從十六歲入馬會當見習騎師,至今成為有實力的練馬師,Danny說起這段日子,輕描淡寫,其實他是一直憑着堅毅不屈精神,捱出頭來。

  Danny說如今在練馬師這一行,算是薄有名氣:「我仍是堅持馬季期間,早上三時半起牀,四時半左右開始晨操,馬兒分批出閘,on track試跑,三十五分鐘一批馬,進行練習,我有副手坐鎮幫手,可以的話,我是親力親為,務求把份內事做到最好。」

  「說是放暑期,馬兒放草,休息一下,為期不過是兩個星期。出外旅行,與家人一起放鬆一下,亦只有兩個星期而已。」

  「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行不通的,馬要歇一下,人也一樣。Danny每年一次的「充電」行動,很有效用:「放假,不用為馬房運作操心,看看沒有馬匹出沒的天地,稱心寫意的。」

  說是不去管現役馬匹了,但退役的馬匹又如何。Danny曾經陪過馬主到澳洲,探望過退役馬匹(可以過逍遙退休生活的,多是贏過不少大賽的冠軍馬):「還是去看馬。」

  談及一些威水史,Danny二○一二年帶着Little Bridge(小橋流水)參加英國國際一級賽(G1 King's Stand Stakes):「英國皇席錦標賽,一千米路程,贏了個冠軍回來,是為港爭光了。」

  「那是個大賽,出席嘉賓皆穿上傳統禮服,紳士淑女衣着講究。幸好我租了一套禮服,出席頒獎典禮,符合dressing code,一點都不失禮呢。」

  Danny說的賽馬日,紳士淑女盛裝而來,讓我想起電影《My Fair Lady》(窈窕淑女)的馬場一景,說是來看賽馬,其實貴族出來,是想看那一位女士衣着最有品味,談吐最得體。柯德莉夏萍穿着講究,可惜她是賣花女出身,看賽馬看得入迷,得意忘形,喊出粗俗俚語來。

  「那場賽事,出席的嘉賓很有教養,衣着、談吐很得體,沒有像《 窈窕淑女》的令人尷尬出現眼前。」

後記

   Danny說他的人生路,因為加入馬會,是走對了:「我書唸得不多,少年時就當上見習騎師,吃過不少苦頭,那過程讓我明白『永不言棄』,是甚麼一回事。我喜歡馬,喜歡與馬打交道,你對馬兒好,牠是知道的。」

  那是說,Danny並沒有入錯行。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