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蕭凱恩:唱出來的光明

  蕭凱恩Michelle拖着她父親的手,到來喝下午茶。Michelle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十分之好。她喜歡笑,臉帶着笑容的微笑。說起話來,聲調輕輕的,與她站在台上,詠唱起來,歌聲嘹亮,完全兩回事。

  Michelle的父親說:「她每次開口唱歌,很能打動聽眾,她是用心去唱,唱出對生命的感受來。」

  這些年來,Michelle獲獎無數,包括「十大再生勇士」、「成功女性青年大獎」、「香港傑出義工獎」、「香港傑出學生」、「全港中學生Supernora超新星歌唱大賽總冠軍」。獎盃獎狀之多,客廳一個獎品架也放不下:「其實,客廳擺放更多的不是獎盃,而是她的課本、筆記。其他同學一本教科書,只有2cm厚,她的『書』,厚度是二三十倍。今年她考DSE,整個客廳,擺滿她的書,Michelle得用「手」來「閱讀」。

  談及她的學習,Michelle要比一般中學生來得辛苦:「同學上堂時可以看着老師的powerpoint,可以一面聽一面做筆記,我可看不見由projector投射出來的圖片、文字。我又不可以錄音,只能留心聽,強記老師所講解的課文內容,回家溫習,寫下我的讀後心得。同學用一小時溫習有關課題,我得用兩小時。」

  Michelle看不見,卻是聽得見,而她聽的功力,又要比一般看得見的人來的精密。這個下午,不過是閒話家常,Michelle對我先前問過的問題,不必再問第二趟,她自會記得,會在適當時候回應的。

  二○一六的DSE(中學文憑試),Michelle說她的成績還算可以:「本港有兩間大學收了我,可選修與音樂有關的課程。我又得到尤德獎學金,可以到英國讀音樂,那裏的設施較好,比較適合我去進修。不過,去英國,父親會更辛苦了。」

  Michelle的父親為了幫助女兒學業、參與活動、歌唱比賽,已提早退休:「我不介意與女兒一起到英國留學,在香港照顧她,與在英國照顧她,分別不大。一切看她的取向。到英國學習,她接觸外面世界機會多一些,對她日後的發展會有幫助的。」

  喜歡詠唱古典、現代歌曲的Michelle,說她最喜歡聽唱《Time to say goodbye》的盲人歌手Andrea Bocelli詮釋這首歌的涵意:「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與他站在台上,一起唱這首歌。」

  Bocelli當年在香港的演唱會,十分哄動,要是Michelle有機會與Bocelli一起詠唱,他們皆可唱出天籟之音來,自能打動人心。

  Michelle一直說她希望可以用她的音樂、歌聲去感動人:「日後有機會,我會開一間音樂學校,讓看不見的人,一樣可以在音樂世界展示他們的才能。」



後記

  Michelle唱《My heart will go on》、《You raise me up》,也愛唱《天路》。能觸動人的,她都會用心去演譯歌曲內涵,莫札特作的歌曲《Ridente La Calma》,Michelle能唱出生命的喜悅來。

  Michelle喜歡Roald Dahl的《Matilda》:「那虛幻的世界,很是迷人。就像我發夢,雖然那是一個沒有顏色的世界(我不知道顏色是甚麼來的),我仍可感受到夢中世界,一如Roald Dahl的小說,十分有趣。」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