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志發:成長的故事

        那天下午,看過陳志發導演的《點五步》,準備離開,卻見導演與一眾演員列隊進場,站在銀幕下,回答觀眾的問題。

  在場觀眾不約而同鼓掌,向台前的演員、導演致意。一套拍得一點也不複雜的勵志電影,卻沒有「說教」味道,很能觸動到來看戲的青少年,電影說的可就是他們成長的故事。

  其後與導演陳志發面對面傾談了一個小時,陳志發澄清:「點五步」不是棒球術語:負責擲球的投手,擲球前會踏步向前,不是踏出半步,是擲球步伐而已。

  陳志發說在偶然機會,看到一篇報道,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沙田的沙燕少棒隊戰勝日本隊。棒球界一段小小的新聞,卻觸發陳導演把它寫成《點五步》劇本,再把它拍成電影,小學生棒球員變成中學棒球隊:「與其說這是一套有關少年人打棒球的故事,不如說這是一套屋邨仔成長的故事。」

  因為角度、重點轉移了,在《點五步》我們看到的是青少年在成長期間所遇到的困擾,備受壓抑的青春歲月。這種感覺,是universal的,不管是那一年代的青少年,皆會遭遇類似困惑。導演說那是屋邨仔的遭遇,其實那也是所有過青春期青少年的遭遇,難怪當日觀眾席中,反應最熱烈皆是年輕人了。

  「這是一部低成本製作,Low-Budget的意思是要趕拍,多拍一日就會超支。事後補拍是不可能的。因此,在剪接方面要很花心思,要做到天衣無縫,近乎不可能,我們卻做到了。我這個導演可不好當呢。」

  第一部作品就有此成績,實屬難得,陳志發回想兩年來為這套電影所花的時間、心血:「值得的,把不可能的事,變得可能。靠的就是一班工作人員,每一位演員,盡心盡意,做好自己的那一Part。」拍攝決賽那天,演校長一角的廖啟智(智叔)「要求所有球員想像自身經歷了九個月,終於打到最後一局,最終贏了。」

  那一幕,每一位演棒球隊成員的演員都哭了,是喜極而泣,真情流露。陳志發在「導演有話」有這幾句:「沙燕隊幾乎全部人也哭了,我看着分牌上的九局,憶起九個月間的經歷,最了解自己的人在拍攝期離我而去,我與眾演員一同流下淚水,繼續堅守着,把手上的棒球投至最後一局。」

後記

  從構思一部作品,把它書寫下來,然後找資金、贊助、找演員、找導演(還是自己去做導演好了,可免卻編劇與導演在溝通上所遭遇的問題),陳志發做了一件近乎不可能成功的事:「不可以拍像傳統的勵志電影,拍沙燕隊從成立到經過地獄式訓練,終於贏取冠軍獎盃,太過說教的電影,不好看的。如今來個突破,不按常理出牌,竟然Work呢。」

  拍攝過程中,陳志發與演員的交流、互動,十分重要。「沙燕隊隊員經過幾個月的磨練,球技與演技皆進步了,成熟了,現場發揮得更好了。看的時候,觀眾受到牽動,屬自然反應吧。」

  今時今日,沙田居民步過沙燕橋(Sand Martin Bridge)的時候,會不會想起:「沙燕」,是一隊少棒隊的稱號,這座橋,以「沙燕」命名,這少棒隊曾一戰成名,靠的是如《點五步》導演陳志發所講:「一直撐下去,全賴每一個義無反顧的隊友、球隊的教練。」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