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曾廣財:氣定神閒雲霄上

        曾廣財Chester第一份工,就是當飛機師:「入行二十多年,從一條(第二副機師)做起,如今是四條,高級機長了。」

  都說做飛機師辛苦,日夜顛倒。Chester說:「一次長途飛行,像去一趟英國,十四個小時,一日去,有兩日休息。休息時間挺長的,習慣了,就不以為苦。」對機師來說,已沒有Jet-lag這回事。

  「我們做機師的,休息時可以做其他運動,就是在飛行前十至二十小時內不可以潛水,其實乘客在乘坐飛機前一天,最好亦不要去潛水,那會影響健康,危害身體的。」

  二十多年前,當飛機師可很「威風」的:「我夢想衝上雲霄。呢度去,嗰度去。大學時唸化學,與飛行工作屬兩回事。那時,學校安排Career Talk,航空公司負責人到來介紹機師工作。一九九○年,我畢業後加入航空公司,到英國受訓五十五個星期。現今的受訓,多在南澳進行,那裏天氣較好,適合機師培訓。」

  Chester剛大學畢業:「做了幾個月office工作,覺得很悶,遂投身航空界,很有如魚得水感覺,沒有入錯呀。我該一直做到退休的了。」

  問Chester:「你經常飛過北極圈,會不會在那上空的輻射較強,對身體有影響。」

  「那是一種講法而已。不錯,北極圈輻射較強,但就所得的數據顯示,對健康沒甚麼大影響。至少我感受不到呀。」Chester笑着回應。

  雖說Chester飛過的航線不少,去過不少國家,而每次飛行後,休息期間,他都會找尋沒去過的景點,體驗當地文化:「遇上長假期,我仍愛一家人去旅行。上一趟去北海道,租的旅行車,有卡廂的,可以睡在裏面,不用住酒店。而且,旅遊點有很好的配套,車可停在指定區域,有水電供應,十分方便。」住慣酒店的Chester,返璞歸真,旅行,選擇接近大自然的風景區,住得簡單,吃得簡單,那滿足、快樂,一樣的好。

  當然,每次出外旅遊,不是只住在旅行車卡廂的:「到意大利,那裏有我的好朋友,我們愛住進朋友家。意大利人與中國人很相似,重家庭生活,都愛親自下廚,他們煮出來的意大利菜,就很合我們的胃口。」

  談到食物,我們很自然談到難吃的飛機餐。Chester同意:「吃飛機餐,難有驚喜可言(坐頭等,吃的餐或許有點不同),我有時自己帶午餐或晚餐上機。在機上用膳,吃航空公司提供的食物,我們同一組機師,不會吃同一款食物,以策安全。」

後記

  在高空中,Chester說古詩所講的「高處不勝寒」:「那是不會出現的,我們做機師的,卻要有洞識力。天空上飛行,自有精密的電腦program,飛機可以在既定航線上,向着目的地進發,十分安全的。但我們仍要留意每一細節,入職要求之一:要觀察入微:Be aware of the environment。只有這樣,遇上突發事件,才會知道該怎樣做,才是最為恰當的。」

  想起最近看過的一套真人真事改編成的電影:《Sully》,由湯.漢斯飾演飛機師的故事。那不是歌頌英雄人物的電影,導演奇連伊士活志不在此,他要拍的是一名經驗豐富的機師,遇上危難,能夠不慌不忙的去把它化解。那正如Chester所說:「機師在機長艙內,該氣定神閒,指揮若定。」那不正是機師應有的專業精神麼。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