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賓‧桑達:釋放潛能

  賓‧桑達(Ben Saunders)在今屆的「國際慈善論壇」午間演講分享他在北極、南極探險經驗(二○○四年,二十六歲的Ben,獨自滑雪至北極,二○一四年,與隊友徒步往返南極海岸與南極點)。

  Ben說起他最近的一次歷程:「那是在no man's land生活了一百零八天。去時先增重10 kilo,旅程結束時,減了22 kilo。起初以為對生命的體會,在旅程結束後有所不同,回想起來,那過程才是重要的(It's the process that matters)。」

  如簡介所言,Ben「是極限探險者,無論是地理上、身體上、精神上」都一樣。他是要「挑戰人類極限,希望藉此啟發他人發掘潛能。」(Ben: an explorer of limits: geographically, physcially and mentally. It's about pure human endeavour and the way in which he can inspire others to explore their own personal potential)

  出席馬會主辦的「國際慈善論壇」的嘉賓,聽到Ben說「南極之旅,徒步來回一趟,就像從這裏步行到上海,又由上海走回來。旅程結束,我最想的一件事:吃一個芝士漢堡包」,大家都笑了。這個下午,我們剛吃過頭盤,喝過湯,然後,Ben說他只想吃芝士漢堡,而我們的主菜仍未上呢。

  午餐過後,Ben過來與我面對面,談了半個小時,他不用把遠征南北極的威水史再重複一遍了,Ben道出他的成長歷程,中學老師對Ben的評語:「He lacks sufficient interest in doing things properly」,「說我對事物缺乏興趣,欠缺動力。」

  Ben笑說當年老師的觀察也不盡是錯的:「我中學時讀書成績很一般,喜歡運動,卻又不是出色運動員。老師這樣說,倒激勵我要做好一些,那是很好的挑戰呀,我就是嘗試做到與眾不同,把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

  中學年代,Ben找到他心目中的英雄:20世紀初嘗試橫過南極的英國海軍軍官羅拔‧史葛(Robert Scott):「現在看起來,那年代的設備也真太簡陋了。史葛的冒險精神,令人佩服。那年代,史葛離鄉別井一年半,為的是要完成他的壯舉。儘管他最終失敗了,他仍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他一百年前沒法完成的心願,我與我的另一位探險家,一百年後為他達成了。」

後記

  Ben說希望他的成長故事,可以鼓勵年輕一代:我們得敢去嘗試,發揮每個人的潛能:「我自己是個普通人,沒有特別的才能(也許,當年老師沒說錯)(not particular talents),不是那麼聰明(讀書成績很一般)(not that intelligent),我的家境一般(humble up-bringing),六歲那年,父親就離開了。我卻憑着個人意志、無比信心、毅力,一步一步的去達成我的夢想。」

  「我們得走出comfort zone,才可以成就大事。」

  Ben說英國的冬天:「一般人都說英國很冷,到北極、南極,在冰天雪地上徒步(還要攜帶沉重行李),氣溫只有零下50℃,不是走一天,而是一百天,那才真是挑戰來的。我想起人的極限,是可以突破的。我們的肌肉,一如我們的意志,經過訓練、磨練,會變得更堅強的。」

  午餐會上,Ben分享了他的不尋常經歷,贏得出席者的掌聲。臉上掛着陽光笑容的Ben,說他的下一個探險歷程,該不會是到熱帶的。看來,不是去南極,就是北極。待完成創舉後,Ben會不會仍是:最想吃個芝士漢堡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