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楚珩‧黃進:一念無明

        去看《一念無明》試映場前,是有點擔心的,一部談bipolar(Depression disorder)躁鬱症的電影,會不會叫人太沉重,會不會主題先行:對待精神病患者,我們要有愛心,要忍耐,要包容。

  電影最後一幕,演父親的曾志偉與演有躁鬱症的余文樂來到風景如畫的水塘旁坐下來,開始重建父子和睦共處的關係,很有「行到水窮盡,坐看雲起時」的境界,而這,也是整套電影中少見的溫馨場面。

  散場了,觀眾仍捨不得離場,有席上觀眾說她是社工,很有共鳴:「躁鬱症不是靠食藥,而是靠我們的關懷、體諒。」而這,正是我們這個城市欠缺了的「人文精神」。

  導演黃進與現場觀眾進行了簡單對話,說這是一部低成本製作(用了港幣二百多萬),卻得到第一屆「劇情電影計劃」獎,十分難得。一眾演員只是象徵式收取片酬,更是難能可貴。

  其後與編劇陳楚珩Florence、導演黃進傾談近一個小時,才了解到一切辛苦不尋常。

  負責資料搜集的Florence ,說用了近兩年時間去尋找與躁鬱症有關的資料:「那是raw data,我們不是要去拍一部documentary,那不是紀錄片,而是劇情片。處理這些原始材料,怎樣放到一個現實生活場景裏,就得看我怎樣處理這個題材,看導演怎樣拍了。」

  黃進Chun說:「好的文本有了,還得靠一班出色演員去演繹所扮演的角色。」

  幾位主要演員,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都是一貫的好,教人眼前一亮還有演阿東(余文樂飾)女友的Jenny的方皓玟。其他supporting cast包括劏房住客、惟一當阿東是朋友的四眼小友,他戴的可不是有色眼鏡,演得自然。

  「香港空間太少,環境欠佳,生活迫人。阿東是病患者,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是『有病』的。」

  Florence 寫這劇本,並沒有誇大其辭,很能實話實說,沒有加鹽加醋。導演Chun亦能冷靜處理每一角色。

  問Chun:「有些演員,都是獨當一面人物,你那麼年輕,在場面調度、角色演繹,會遇到困難麼?」

  Chun笑着回應:「沒有。」

  導演就是導演,大家都聽他的。

  Chun說:「只有十六個工作天,就得把電影拍好。因此,同一個景,先後出現的,就得跳拍。把每一場戲處理好,要有連貫性,co-ordination工夫要做足,有些只能Take one,不可以take two,幸而演員埋位快,入戲快。」

  編劇Florence 交足功課,分場分得好。說這套電影能打動人心,是導演、編劇很有默契。開拍前的前期工夫做足,一切準備就緒,導演喊一句:Camera。水到渠成。

後記

  新一代的導演不知道會不會像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有創意而又能把握機會,做出成績來。Chun與Florence的合作,讓我想起羅啟銳與張婉婷、邱禮濤與李敏,導演與編劇有默契,自能拍出打動人心之作來。

  第一部作品《一念無明》有此成績,對Chun與Florence 下一部片合作,該有信心。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