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黃曦:學習,因為好奇

        十七年前,第一次見黃曦Sunny,那時他還是名大學預科生,十七年後再見Sunny,他已當上香港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Medicine & Therapeutics)。

  有一點不變的,是Sunny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

  Sunny說他現在工作繁重:「既要做醫生,又得做研究,還要教學。」到來見我的那一個晚上,他剛剛在醫院做過一個簡單驗腸手術:「不過,比起我當實習醫生那一年,現在忙是忙,但不算辛苦。那時做足三十六個小時,不眠不睡,尋常事。現在的實習生,可以在星期天休息,比我們那一代,幸福多了。」

  雖說辛苦,Sunny都沒有放棄。當了三年醫生,Sunny到英國牛津讀了個PhD。Sunny怕我不明白他讀的是甚麼,用Layman的語言,解釋他三年的研究成果:「我是研究人類基因與傳染病的關係。舉個例,malaria(瘧疾),有些非洲人染上,卻不一定會病發,我們到那裏,染上malaria,是會有事的。出外旅行,比較容易患上當地人不一定會患上的疾病。水土不服,真有其事的。因為基因不同,同樣受到感染,有些人會生病,有些卻不會。」

  Sunny的同輩,有當上醫生的,就一直做下去,像他做研究的,為數不多:「因為好奇,我才去學習,愛尋根究柢。做研究,要是沒有好奇心,不會堅持下去的。」

  「讀PhD,研究的範圍很窄,深入研究一個題目。畢業後,我把研究方法,用到其他方面,一樣有所得着。每有新發現,有很大滿足感、成功感。以前中學學過的其他科目,做研究時,都有機會用得着的。」

  「像近日做的研究,中學時學過的化學,竟然也有用。我們所學過的知識,總有用得着的一天。無論做甚麼,興趣行先,我喜歡教學,喜歡研究,那是我的興趣。所以,在大學工作,一點都不覺得辛苦。」

  最近的研究:「難辨梭菌」(Clostridiam difficile),「是與腸胃感染有關的,一般的腸炎肚瀉,傳統治療方法是用抗生素,效果不一定好(抗生素既殺壞菌,亦殺好菌)。一三年荷蘭的研究,從正常糞便中移植有用好菌,作治療之用。香港也做了類似移植,已有一定成績。現今時興個人化療程,按照個人體質,對症下藥,我也是朝這方向走。」

  剛到韓國出席國際腸胃會議的Sunny,說今年九月,在香港會有另一個大型會議:估計出席人數過千,探討與腸胃有關課題,一眾專家分享經驗、研究心得。」

後記

  Sunny傳來幾張照片,有「中大研究腸道微生物移植的新聞發佈會」的,有他「在模型示範內鏡檢查」的,有他與「中大醫學院教授」合照的,另外還有一張是他穿上白袍的(他說最好不要用獨自一人的照片)。另一張是他在博士畢業禮,與他太太的合照,兩個人笑得開心呢。

  Sunny說他愛「做醫生,研究,教學」,他還愛與他的孩子一起學游泳、彈琴,共度快樂時光。

  沒有問Sunny,那一張才是他的至愛。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