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木可、馮捲雪:第一本書的喜悅

        木可、馮捲雪:「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優勝者。

  這個下午,一眾「年輕作家創作比賽」優勝者聚在一起(見圖),顯得特別開心。自半年前他們成為入圍參賽者後,一直都在修改參賽作品。評審成為他們的創作顧問,給予他們不少寶貴意見,讓優勝者繪寫出扎實可觀的作品來。

  優勝者的作品,結集成書,在會展書展亮相。對年輕作家來說,得獎作品可以出版,屬莫大的鼓舞。得獎者之一的馮捲雪Michelle說:「我從事視覺藝術工作,一向以英文為我的創作註釋。現在用中文創作,我得嘗試找回對中文的感覺,我重看白先勇的作品,感受文字的魅力。然後,由零開始,我用中文把《天空膠雨》這個荒誕故事寫下來。」

  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木可Vincent,拍照時用他的作品封面《正確的錯誤》遮着他的臉。木可說他的容貌不是見不得人,像他愛用筆名,不是想保持神秘感,是他認為這樣寫起小說來,沒有禁忌,會寫得痛快。

  Vincent說他的第一個短篇小說:「是參加大學創作班時寫成的。去年參加創作比賽,遂把小說改寫。」其他六個短篇,是他對命運的思考。Vincent是個愛思考人生課題的青年,對自己的作品,他有此看法:「我談到環境決定論與自由意志的衝突。是否放棄才能爭取幸福?如果記憶會帶來傷痛,那麼能夠忘記,是否就可以快樂起來?」

  Vincent不是在玩文字遊戲,他的第一部小說《正確的錯誤》,像個Paradox。「錯誤」,原該是「思想」不正確,但卻是「錯得正確」。那到底是甚麼回事呢。Vincent說:「小說嘗試探討命運與選擇兩者的關係,再看何謂對,何謂錯。」

  馮捲雪Michelle說出她創作的經過:「二○一四年七月我在大澳,一天晚上,我半睡半醒時有此構思:人與大自然該如何相處,海洋生態與人類生死存亡是否息息相關。」

  Michelle在二○一五年以繪畫裝置媒介呈現她的構想,到了二○一六年,她把意念書寫下來,她的第一部作品《天空膠雨》:「二○五○年,那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在陸地生活的她(千金小姐)與在海洋生活的他(千年老龜)遇上了,會是怎樣一回事呢。膠雨充塞的世界,人們仍可存活下來麼。」

  Vincent與Michelle,都是愛思考,愛觀察人生的青年,他們說第一部作品得以出版,意義重大。Vincent說:「我有信心,會繼續創作。我們所知有限,人的局限太多,我希望把這情況寫下來。」

  Michelle說:「從視覺、裝置藝術轉到文學藝術,我嘗試把裝置藝術(繪畫)與文字結合起來,接觸面擴闊,希望有更多讀書可以看到我們的創作成果。」

後記

  「新閱會」「年輕作家創作比賽」的優勝者,並沒有得到書券、獎金。但他們的作品,由「新地」資助,「三聯」出版。對年輕作家來說,這可是最好的獎勵了。

  今屆書展,木可《正確的錯誤》、紅牙《圈子》、容靜水《書信和日》、阿宅和菱形兩人合作《尋找》、陸沛靈《東京。夢。生活》、馮捲雪《天空膠雨》、黃曉南《香港舊書店地圖》、鄭《儲物櫃》,年輕作家的第一部作品,會為讀者帶來驚喜麼。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