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鄭植:Persona的困惑

        鄭植Zia說在香港的幾年,感受到「身份矛盾」:「香港接受的教育,與在內地的很不一樣。而我的工作:財經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社撰寫政治、財經新聞,看到國與國之間的矛盾。中港兩地亦存在矛盾,亦讓我有機會反思。」

  Zia說的是三個層面的矛盾了,而這,正如她說的:「在這裏的生活,促使我去思考。」她的青年創作比賽得獎作品《儲物櫃》,探討人生課題,可就是Zia的思考成果。

  《儲物櫃》第三章<隨意門>有這幾句:「Persona,人格的面具,人有時候會感受到這個面具的重量,也許就是在一個平凡的下班時刻,觸摸到自己面頰的瞬間。」

  據Zia所講:「每個人在自己的世界戴着一個面具,扮演社會裏應該的形象。」

  當財經記者的Zia,每天上班,戴着的又是一個怎樣的面具呢?Zia說她不過是要做好每一篇訪問,寫好每一篇稿。Zia說:「說的是經濟,其實是關乎民生問題,青年一代的困擾。我訪問過年輕人,他們覺得人要有權發聲,表達自己的想法。不是所有年輕人非要買樓不可的。生活還有很多取向的,問題是,年長一輩願意聆聽他們的心聲麼。」

  Zia在日本公司工作:「感覺不錯,工作壓力不大,比較自由。要是真有甚麼壓力,那是想做好每篇訪問,寫出扎實文章來。」

  Zia對自己的要求:「我是有宗教信仰之人,對物質生活,不那麼重視。我相信人的價值,在於提升自我self-upgrade。這樣的增值,才有意思。我希望所過的日子,無怨無悔,該做之事,皆能盡力而為,過得自己那一關。」

  Zia相信寫作的好處:「那是很有效的therapy,我寫《儲物櫃》,知道自己的生活取向,活着的意義,進而獲得選擇,好好生活。」

  喜歡心理學家Carl Jung(卡爾‧榮格)的Zia,用了榮格的一句話,作為小說引子:「如果潛意識沒有進入意識,它會引導你的人生,被你視為命運。」

  Zia小說的第一句:「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見不得人的小秘密。」

  那些秘密,都可放進「儲物櫃,一個可以隱藏一切秘密的地方。」

  這樣的開場白,遂讓我拿起《儲物櫃》,追看下去。

後記

  不知道Zia有沒有看過瑞典導演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的《假面》(Persona),她的第一部作品,會不會受到他的影響。喜歡捷克作家卡夫卡、日本遠藤周作、太宰治、三島由紀夫的Zia,她的《儲物櫃》卻有着少見的沉鬱況味,與她開朗性格,成了強烈對比。

  這個下午,Zia與一眾年輕作家,在書展中亮相,他們顯得興高采烈,為到來購買他們作品的讀者簽上他們的大名。其中一位作者說:「出版第一本書,不用自己拿錢出來,不用為發行擔心。只要有一個人買我的作品來看,我心滿意足了。」

  Zia說已經在二十本她的著作封面內頁,簽上她的名,她該心滿意足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