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阮繼志:再闖生命高峰

        多年前看《倩女幽魂》,知道阮繼志KC是該片的編導。KC憑該片獲「金馬獎最佳劇本獎」。兩年後,得知KC因車禍,造成永久性傷害。不熟悉KC,沒法向他致慰問。有關他的消息,只能道聽途說,略知一二。

  再見KC,是在ATV「感動人物」典禮之夜,那是ATV眾多製作中,最為認真的勵志節目。那天晚上,不良於行的KC,主動過來與我談話,講的是教育子女問題。KC談起話來,生動有趣(該與他是個出色編導有關)。

  這個下午,終於有機會聽KC談他最新編導作品《金袍拳王》了。KC興致極佳,說起話來,停不了的。KC的女兒與他一起過來,還給我們買咖啡。

  KC說:「這套戲,講泰拳。潮流興打泰拳,男的愛打,女士亦愛藉此運動,出一身汗,既可健身,又可學點功夫。主角葉文龍是泰拳高手,自小接受訓練,打出好成績來。其後行差踏錯,坐過牢。但他能痛改前非,最後當選為世界傑出青年。他的故事勵志,值得拍下來。」

  這幾個月,KC兩邊走,泰國、香港,香港、泰國。

  KC本人的故事,十分勵志,可以與青少年分享(KC已出席過不少類似活動)。

  KC說:「八十年代,香港電影的鎏金歲月,全盛時期,我當編劇,真的是撈到風生水起。」KC用「撈」來形容當年的他,沒有誇大其辭。這位金牌編劇,「口手不停」:「有時寫還嫌慢,我口講就成。寫劇本講度橋本領是否高強,我在這方面算是高手。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可以七日拍成,有所謂『七日鮮』。我寫劇本,也可以七日完稿。」

  在KC春風得意的日子:「錢容易搵,搵來志在使。我使錢使得挺爽快。那時一年可以寫二、三十個劇本,《黃飛鴻》、《醉拳》、《倩女幽魂》都是那時寫成。賺了點錢,花費變得更豪爽了。」

  「一次交通意外,改變了我的一生。康復後,寫的劇本沒以前的叫好又叫座了。像我寫的那部《財叔》,就成了票房毒藥。我的生命陷於空前低潮,亦因為這次意外,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太太,她對我不離不棄,讓我再一次『站』起來。」KC說他現在要用輪椅,但他實際上,可以「站」着看這世界的。

  其後KC拍了一部自傳式的電影《二人三足》,說到生命中的得意,然後樂極生悲,陷入苦海,差點不能自拔。KC說:「我生命中最痛苦時刻,遇上了我的妻子。那是我的運氣,是上天給我的最好『禮物』,讓我明白愛的真義。」金牌編導寫「愛」,毫無困難,電影劇本是說別人的故事。到了主角是自己,那感受,不親身經歷過,沒法書寫出來的。

後記

  KC乃性情中人,他說有些話,以前不會說,覺得一切盡在不言中,不用說的。

  「如今有機會說,我還是要說:感謝太太多年來對我的照顧,對孩子成長,她盡心盡意,做到最好。這頭家,靠她,才有今天的。這樣的話,意外前是不會說的。」

  KC說低成本製作,仍可以拍出感人之作來。「像最近上映的幾套本地勵志電影,可見年輕導演功力。希望我的新作,也可以引來迴響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