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龐喜:朋自四方來

  到蘇州「喜舍」見設計師龐喜Xi的那個下午,蘇州的室外氣溫近40℃,熱風逼人來。進得「喜舍」,坐下來喝茶。龐喜說:「樓面太高了,開了冷氣也不管用。」他找來大冰塊,放置在近窗木板地上,茶室遂見涼意,我們喝着由Xi太太泡出來的大紅袍,滋味甘香。

  Xi花了幾年時間,把他的工作間佈置出一種隨意中又可見個人風格,極有品味的客廳來:「這客廳可容二三十人,坐在那裏,可觀賞藝術表演,我們最近請來周雪峰演《遊園驚夢》。朋友近距離欣賞崑劇,感覺好極了。」

  Xi的工作間,入門可見一塊大石。像亨利‧摩爾Henry Moore的巨型鑄銅雕塑,很有氣派。Xi說:「這是蘇州的天然石塊,未經打磨就運來。把這石頭擺放在此,得先把玻璃大門拆開,再用起重機把石頭吊進來。」

  室內擺設,極多明代家具,Xi說:「我的設計,看似漫不經意,其實處處可見我的心思。朋友到來,感覺舒服。設計的空間感,十分重要。這麼大的地方,擺設更考功夫,不能讓人有壓迫感,我相信恰到好處的設計。」

  Xi為客戶提供的設計,很受歡迎,這該與他的美學觀有關。說起話來,做起事來,Xi是從容不迫的。有關園林、室內設計,他深得蘇州園藝的精髓。Xi在蘇州住了十五年,最愛觀賞園林佈局,從中找出新意來。Xi說:「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座自己的園子。」他加入蘇州的「符號圖案」,讓傳統與現代設計結合起來。看過陳從周寫的蘇州園林藝術,再看Xi活化蘇州文化人舊居,可以看到他的視野來。他設計的「喜舍」,入選二十屆Andrew Martin國際室內設計大獎,展示出他的室內設計功力。

  Xi說在蘇州生活簡單:「不用趕Project時,我會喝口茶,與朋友聚一聚,閒話家常。我習慣了早睡早起,杭州文化交流活動較多,上海更不用說了,在這裏,比較安靜,可以專注我的工作。」

  Xi設計精品酒店、餐室佈置,已花去他不少時間:「一個接一個的計劃,沒完沒了,夠我忙的了。不過,我仍會有我的小眾文化圈活動,看表演,聽音樂(Xi喜歡蘇州評彈)。生活,至緊要好玩。我的人生取向:小富即安,不用太搏的。蘇州這幾天太熱了,過兩天,我得與太太去西藏避暑了。」

後記

  離開「喜舍」,我們一行人到幽蘭巷十一號「精品設計酒店」,欣賞Xi的設計:民國舊宅,經Xi的設計,成為一間精品酒店。看Xi給我們的資料:幽蘭巷十一號是蘇州教育名人萬嵩源、郁烈的住宅,「典型民國小庭院結構,外表樸素,內裏講究。」

  在園內,站在大樹下,不覺悶熱,到露台看院子風光,盛夏蟬聲有點吵耳,卻不致令人感到煩躁。

  都說好了,今年秋天,一定要再到蘇州,體驗江南文化生活,看看Xi的最新設計。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