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張永滔、曾澧晴、楊穎:少年夢

        二○一六年,錯過觀賞「恒生青少年舞台」《時光倒流香港地》(Our time, Our Hong Kong)音樂劇。負責這項目的「恒生社企」Alison事後寄來該劇的場刊、DVD。場刊內頁有冼振東「導演的話」:「創作此劇的初衷,是緬懷昔日香港人在惡劣環境下堅毅不屈,守望相助的精神,讓青少年透過演出,感受老一輩的『獅子山下精神』。」

  二○一七年夏天,收到Alison WhatsApp過來的短訊:八月二十五、二十六兩天,《時光倒流香港地》在理工大學馬會綜藝館第三度演出。

  二○一七年八月八日到深水埗某中學禮堂,看一眾少年演員的綵排。看了其中三段:《獅子山下人》的對唱、《女飛俠》的第一段、《香港2017》的序曲。時光倒流五十年,上世紀六十年代一九六○年深水埗與二十一世紀二○一七:三代人的故事。中小學同學演現代人,難度不高,演上兩代人(他們公公婆婆一代),竟然難不倒他們。

  站在禮堂中央的演員,演繹不同的角色,是那麼投入,他們都能做到冼導演的要求:放鬆、相信(自己)、專注。

  看着他們投入的演出,聽着他們真情流露的詠唱。冼導演說:「排演這套音樂劇,教育多過藝術。」對演員要求:「不必太專業。」綵排也能打動觀眾(當日我也是觀眾之一),是一眾演員很有默契,眼神有交流,感情真摯。他們不是專業演員,演來一樣可以牽動人心。

  綵排告一段落,找來三位中學同學,讓他們談談演出心聲。演「豬油渣」的張永滔,說:「我演上世紀六十年代一名刻薄老闆,說話帶鄉音。去年演『豬油渣』的同學,講廣東話,我講鄉下話。我講的潮州、江西混合話,竟有喜劇效果。」

  永滔示範了幾句鄉下話,我一句都聽不懂。但這不會影響觀眾欣賞這套音樂劇興致:「不管豬油渣講甚麼話,都會受到女飛俠的教訓。」

  演小琳的曾澧晴是現代人,在深水埗經營外婆留下來的香城飯店,困難重重。讓她想到外婆(女飛俠)的剛強,有一夜她穿上外婆「女飛俠」戰衣,返回六十年代:「原來當年阿婆並不堅強,她是受到我這名『女飛俠』的幫助,才振作起來。」

  演外婆「阿慈」的楊穎:「我當年受盡惡人壓迫,生活艱苦,幸得『女飛俠』幫助,飯店得以經營下去。待我將飯店交給孫女小琳打理,我希望她可以像『女飛俠』一樣,勇敢面對困難。」

  小琳與阿慈對唱一幕,曾澧晴與楊穎的唱功與演技,皆見水準。

後記

  談感想,「豬油渣」張永滔說:「無人話你唔得,只係你自己話你唔得,我信無自己做唔到嘅嘢,只有自己唔想做嘅嘢。」

  那是說,一個暑假用來排戲,永滔做了他想做的事——演一台好戲。

  「小琳」曾澧晴第二年參加演出。去年她寫下的感言:「過了這數星期,我獲得了的不只是演戲的技巧,還有友情。」今年她說:「相信自己,相信對手。要感動觀眾,先要感動自己。」

  「阿慈」楊穎說:「幫對手等於幫自己,一起享受過程。」

  導演冼振東對演員說:「我不是教你們『表演』,是教你們『導演』,教你們做自己人生的『導演』。」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