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黃曉南:舊書店尋寶

        不知有多久沒有到旺角二樓的舊書店了,而二樓的新書店,亦少去光顧。看過黃曉南的《香港舊書店地圖》,才知道舊書店仍有生存空間,而且,愛到那裏找心頭好的人為數不少,不少還是年輕人來的。

  看有關黃曉南的介紹:十多年前,這位文藝青年,在「台灣接觸舊書店,一發不可收拾。台灣、內地、香港的舊書店,他去得的都去了。二○一三年得台灣政府教育部贊助,用兩星期時間走遍台灣舊書店,寫成《寶島舊書店之旅》。」

  見黃曉南Kelvin的那一個下午,我沒有問他寫《香港舊書店地圖》,用了多少天時間(肯定不會是兩個星期)。Kelvin筆下十五間書店,皆是令他樂而忘返的好去處,去一趟不夠,去十趟還是不夠,加入他後來再找到一些遠在新界街市、舊區工廈的二手書店。沒一年半載,他不可能把書寫成。

  Kelvin是八十後,三十多歲青年迷舊書竟也迷了十多個年頭。他說:「我愛那驚喜感覺。在二手書店,有時會找到一些市面上罕見或者絕版書,有些書,你沒聽過,沒見過,卻在二手書店遇上了。」

  這等尋覓舊書的樂趣,是會着迷的,有些舊書店:「幾乎每星期都會到訪。」Kelvin說八十後去逛舊書店,不算奇事:「近年多了一批二十歲的『九十後』,甚至『○○後』,他們看慣網上瞬息萬變的facebook,可隨意修改的Wikipedia資訊,萌生『復古心態』,到舊書店追尋歷史價值和感覺。」

  倘若那不是Kelvin把親身經歷、實地觀察書寫下來,我是有此錯覺:不斷上漲的租金,二手書店那裏有生存空間。原來是有的,而且還有生機呢。

  「有年輕一代把買回去的舊雜誌,作為家居裝飾,多點文化氣息,此舉亦無不可。我的那本《香港舊書店地圖》該不是用來裝飾之用吧。在今年書展,有內地客買了二十本,我要寫上款,其中有一位是住在上海的陳教授,他對舊書素有研究,我這本書,該有參考價值吧。」

  一向愛閱讀的Kelvin,唸小學時,與家人去香港書展,獨愛漫畫,再及其他故事書:「我大一時去台灣旅行,先到誠品,再去光華商場,在那裏找到大量二手書,價錢平,內客好,帶來很多驚喜。從此我就愛看舊書,買舊書。現在我有近二千本藏書,八成是舊書。」

  在舊書叢中尋寶,Kelvin才知道上一代的作家,寫出《給女兒的信》那麼感人的作品:「接觸那年代作家,他們做人處世,態度是那麼開通,一點不古板的。」

後記

  既迷舊書,又迷足球的Kelvin,說他是個「曼聯迷」:「一個球隊,不能永遠在高位的,由高潮至低潮,再慢慢掙扎上去,那過程好看,才有意思,才值得我繼續迷下去。」

  Kelvin介紹的十五間舊書店,按照他的分類:

  三大老店:神州舊書、精神書局、新亞書店。

  中新世代:森記圖書、梅馨書舍、我的書房。

  行萬里路:香山學社、世界公民書室。

  街市革命:解憂舊書店、生活書社。

  洋書寶藏:Flow Bookshop、Books & co., Imprint Bookshop

  有時開店:開懷舊書店、溢記舊帕。

  十五間舊書店,各自精采,各自找到生存空間。

  這個周末,會拿着Kelvin的《香港舊書店地圖》,去享受尋覓的樂趣。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