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許小梅:看得見的歷史

  到香港歷史博物館看《萬壽載德——清宮帝后誕辰慶典》,知道所有展品,皆來自故宮博物院的珍藏,值得觀賞。參觀前,先與館長許小梅Jeremy面談,聽她講述籌劃展覽的經過。Jeremy說:「舉辦每個展覽,我們都要事先計劃好。二○一三年,我們已mark好:二○一七年做一個與清朝皇帝皇后壽辰有關的展覽。故宮博物院在一五年做過類似展覽,很有參考價值。我們場地面積只有北京一半,因此在選材方面,得作出調整。」

  問Jeremy:「看過不少清宮電影,當年李翰祥導演擅長拍清宮片,他對宮廷內擺設,十分講究。那是真的麼?」

  Jeremy回應:「導演拍的該是對歷史的感覺,有時借題發揮,我們不必深究。」

  多年前到西安西陽村看兵馬俑,場面震撼壯觀。其後又隨導遊看了一些與秦始皇有關的展覽,據說展館內的宮廷擺設物品,沒有一件是真的。

  Jeremy笑着說:「這次的清宮展品,沒有一件是假的。展覽場入口處,掛上刺繡,那是康熙十八年(一六七九年)親筆書寫「萬壽無疆」,送給祖母孝莊文皇后的生日禮物。這幅刺繡保養不易,可能最後一次外借展出了。」

  生日禮物,盡是好意頭的,像雍正年(一七二三至一七三五年)的「黑漆描金百壽字碗」、乾隆(一七五六年)畫的《壽星》軸,皆為精品,到了光緒(一八七五至一九○八年)年間「紫檀座玉石蓬萊仙境」、一款黃地粉彩「萬壽無疆」餐具,已見俗氣,而這,會不會與清朝國運有關呢。觀賞展品時,卻沒有問Jeremy。

  康熙、乾隆盛世,宮廷家宴,不管是放在桌上的花瓶、飛龍宴盒、盛放食物的碗盤,俱見氣派,到了晚清,不再一樣了。

後記

  Jeremy在歷史博物館工作超過二十年,從藏品管理至擔任館長,對博物館運作,可說瞭如指掌:「但不是說沒有遇到難題、考驗的。像○五年做的絲路展覽,對每個展品,既要看資料,又要查看歷史背景。一個展覽,展示古文化,而且還是多種不同地域的文化,很考功夫。我曾到實地視察,文化之旅,雖然辛苦,卻是值得的。」

  Jeremy曾從事考古工作:「還是博物館工作有趣,從策劃到展出,每一次都是新的挑戰,而這正是歷史博物館令人着迷之處。」

  工作以外,Jeremy仍是喜歡研究「琴棋書畫」,又想多了解歷史人物,像秦始皇,他是走在時代尖端,有開放一面的。」

  離開展覽廳時,看到清末慈禧太后慶祝大壽的展品,應了《紅樓夢》所講的「奢華過費」。

  我們在看《萬壽載德》展覽時,會否察覺出來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