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伯民:口述歷史.牽動人心

        見陳伯民Palman的那一個下午,艷陽天,Palman早到,已在民生書院的會客室與一眾教職員、舊生閒話家常。Palman的精神狀態,看來好極了。

  一星期前,一七年九月一日,學校開學日。當天晚上,退休已有三十多年的Palman在聯邦郵輪宴會中心,與校友、民生書院歷任校長、老師、同學歡聚一堂,一個名為「百齡華誕頌師恩——伯民校長期頤壽宴」。Palman興致好極了,與前來恭賀他的舊生、好友,一起拍照留念。

  與第六、七、八任校長對談,Palman說起話來,層次分明,思路清晰,還偶而來一兩句幽默之言,引來台下一片歡呼聲、掌聲。Palman說:「只要我的出現,可以為我的夢想:『在中學興建一間禮堂』,早日成事,我是很樂意到來的。」又說:「我一向飲食清淡,此乃養生之道,但今天晚上,大家不妨多吃多喝,明天少吃點就是。」

  民生書院第八任校長陳嫣虹對我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民生書院有Palman,絕對是有一寶。當天晚上,看着前來與Palman拍照的校友,必恭必敬,可知Palman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有校友說:「當年讀書的鎏金歲月,有點怕校長。他為人嚴肅,說起話來,我們那敢不聽。他退休後,人隨和了,也愛講笑了。」問Palman:「在你當校長的那些年,從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是可以打學生的,你有打過學生麼?」

  Palman笑着回應:「我不打學生,一次也沒有。我連罰學生企也沒試過。我愛以身作則,對自己要求高,言出必行。學生自然會守校規,懂得尊師重道。」

  Palman回憶從前,讀書、教書的日子,Palman曾在廣州國立中山大學讀機械工程,又曾在「簡易師範」教書:「那時,老師與學生住在一起。日間上課,晚上則為學生補課,幫助他們解決學習難題,那時的師生關係,又鬆又嚴,十分之好。」

  Palman認為與其一生面對機器,不如面對學生,遂決定投身教育。他曾在志銳中學任教,又曾到中華中學。在中國大江南北教書的日子,薪金僅足餬口,他卻很有滿足感。Palman說起在曲江、郴州、湖南的日子,時間、地點不一定可以連接起來,但我們聽着聽着,有點感動了:「得意而忘像」,不就可以了麼,Palman的經歷,說的是過去,談的卻是做人的道理,對真善美的執着,他說的「以身作則」,不正是這麼一回事。說回民生的日子了,Palman說上世紀五十年代當上民生書院校長:「我總想早日找到我的接班人,當校長的,一直都找不到。不過,當了那麼多年校長,最開心的是看到學生知書識禮,事業有成,對社會貢獻良多。」

  請Palman說說在民生的快樂時光,在會客室的校友、老師、校長起哄了:「陳校長的太太,是民生書院小學部的英文科老師,他們是一九六○年四月六日在香港結婚的。」Palman聽了,笑得可開心呢。

後記

  細說從前,Palman說七十年代的「金禧事件」,他扮演了一重要角色:「金禧變成五育中學,五育這個名,是我起的。我還當上五育中學的校監。而新開中學第一年,沒有預科的,金禧中學的中五畢業生,都可過來民生讀預科。」

  Palman希望民生書院早日有一個禮堂,供中學使用,陳嫣虹校長說禮堂圖則都有了。「萬事俱備」,「東風也快到了。」Palman的心願,可達成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