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蔡冠深:親力親為的樂趣

        見蔡冠深Jonathan的那一個晚上,他剛從緬甸回來,風塵僕僕,卻不見半點倦意。Jonathan搭飛機多過搭巴士:「都習慣了,坐飛機,其實可以休息,還可以看電影呢。」原來不少剛上映的電影,Jonathan早已看過,不用進電影院看了。

  話題不離Jonathan的近期「傑作」之一,他是第三年負責「國慶青年音樂會」:「入場券開售第二天已賣出近九成,很快就全場滿座。」

  「我不是掛名做籌委主席的,邀請韓國歌手到來表演,我親自飛往首爾。這才可以水到渠成,第三年邀請到Infinite在紅館亮相。他們的出場費不變,今年還會多唱兩首歌呢。」

  「大韓民國對外投資推廣榮譽大使」Jonathan親自出馬,到韓國邀請歌星到來,自然事半功倍,無往而不利了。

  「搞這樣的青年音樂會,要讓年輕人enjoy才好。這幾年,特別是第一年,我曾邀請不同地區的當紅歌星到來表演,觀眾對韓國歌星反應最為熱烈。我不得不投其所好,Infinite是第三年到訪了。」

  十月二號晚的表演歌手,還有來自韓國的Jun. K(2PM)、白娥娟。內地有「中國第一嘻哈組合」Boy Story。香港歌手有吳業坤、林欣彤。

  Jonathan已成了搞年輕人音樂會的專家了,不過,他志不在此。說他「攞苦來辛」,他其實是「樂此不彼」。Jonathan說:「三十歲前,我只識賺錢。四十歲後,該為社會做點有意義的事了,明白親和力的重要。我的人生觀很簡單,不用講太多大道理,只要身心健康。有說『聽其言,觀其行』,我認為還要「看結果」。我負責的公司,對股東負責,要有好回報。對員工,福利好,讓他們安心工作。對社會要負責,有好口碑,那是日子有功。」

  談及管理,Jonathan說「Strike a balance」是他一貫的信念,而這,也正是他的「成功之道」。

  Jonathan說他對待公司員工,算不錯的了:「我沒有設退休年齡上限的,有些職員,到了退休年齡,只要身體健康,而又願意留下來,都是可以的。最近我在機場check in前,有職員有要事到來,希望我幫他一個忙。合理的要求,當然不成問題。」

  這只是例外,不是常規,Jonathan可不會經常在機場處理公司職員問題的。

後記

  Jonathan亦有積極關注教育課題,以他父親蔡繼有為名的學校,十多年來,已見成績,很受家長歡迎。Jonathan說:「Day one開始,我就認定:以父親命名的學校,一定要辦得好,這樣才對得住阿爸。因此,一開始我就設立基金,支持老師進修,多作交流活動。學校推行全人教育,透過眾多有益身心活動,擴闊學生視野,建立正確人生觀。」

  雖說凡事親力親為,其實Jonathan是在大事上才去管,才去理的:「學校有好的團體,做得很好,公司也一樣,Management做得出色,我是很放心的。」

  不過,有等事,Jonathan還是一定會親自去做的:「有人說,工作太繁重,沒時間陪家人。我認為:總會有時間的,時間可爭取回來的,與家人一起的好時光,不容錯過的。經常與阿媽飲茶,可以做得到的。問題是,你想不想去做而已。」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