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莊莎娜:此中有新意

        見莊莎娜Sarah的那一個下午,她剛從日本回來,自2013年Sarah創立了她的品牌:Sarah Zhuang Jewellery,比起以前,更見忙碌,馬不停蹄的到外地推銷她的設計品牌。

  Sarah說:「沒想到我的最新設計:『蝶戀玫瑰』(Butterfly Rose)在日本那麼受歡迎。那是一款陀飛輪錶,說是手錶一隻,其實有七種戴法的。」

  Sarah展示她的設計,擺在玫瑰錶殼上的飾物,拆開來,竟有吊墜、戒指、胸針。那是說,去party,戴上玫瑰手錶,還可戴上耳環、戒指、胸針,很好的配搭。  

  說起意大利佛羅倫斯進修的日子,我體會到意大利傳統藝術,一點都不過時。而我更領略到一筆一筆,在紙張上畫出來的藝術作品,用到我的設計上,很有成績。那幾個月,從古典走到現代,我得到啟發,設計有了新方向。 

  Sarah說到外地進修的好處:「可以很relax,整個人放鬆下來。經常到博物館參觀,找尋創作靈感,回來做的設計,更見新意。」

  Sarah來自珠寶世家,自幼就對珠寶有濃厚興趣,耳濡目染,其後在港進修有關課程,再到外國藝術學院,對珠寶設計的造詣,更上一層樓。幾年前,Sarah決定自立門戶,建立自己的品牌,推出多款極有創意的設計。

  Sarah 2015的得獎作品《還遠的愛》(Long Distance Love)設計出來的戒指:兩人分開來戴,可以是「天涯海角,各處一方」,應了古詩的:相去萬餘里 各在天一涯。把兩隻戒指合併一起,則成為一枚胸針,不離不棄,不再分開了。

  除了《還遠的愛》、《蝶戀玫瑰》,Sarah還有一系列與愛情課題有關的設計,包括《沙漏戀人》(hourglass of love):「耳環代表一對戀人,合併成吊墜,成為沙漏戀人,看著時光流逝,更該珍惜一起的日子。

  Sarah說:「每件珠寶,每件作品,皆有一個故事。每個設計,皆有特殊意義。聽她說設計的故事,看她展示的作品,相信她是一個浪漫之人。她的設計,可以天馬行空,她的創意,可以不見盡頭,卻都是從「愛」出發,因而能打動人。

  Sarah說儘管電腦製作,畫出來的圖案接近完美:「還是人手設計好,那是電腦做不到的,手繪作品,才有靈魂的。」

  Sarah說她的下一個作品系列:「以Simple為主題,作品之間有關連的。」

  說是Simple,看來一不Simple,不簡單呢!

後記

  Sarah的珠寶設計,要安靜下來,慢慢構思,設計需時「慢工出細貨」,急不來的,工作之餘,Sarah卻愛「快」的活動:「我最愛滑雪,喜歡那動感,又愛潛水,喜歡看海底世界,做gymn(不算喜歡),因為要keep fit,愛看科幻小說,愛那無窮無盡的想像空間。」

  說Sarah動靜皆宜,她該不會反對的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