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西蒙‧懷特:夜看牽牛織女星

  二○一七年The Shaw Prize(邵逸夫獎)之夜,典禮開始,第一個進場的得獎者是天文學家西蒙‧懷特(Astrophysicist Simon White)。笑容滿臉的西蒙Simon,緩步走向嘉賓席,看來有點緊張,這與他在紀錄片中出現,與一眾學者輕鬆傾談,可有分別。醉心研究天文的Simon,最開心的時刻,還是在追尋宇宙奧秘。

  多年前,Simon在智利看星,不是一般的看,不是唐朝杜牧所寫的「天階夜色涼如水,卧看牽牛織女星」的觀賞宇宙星宿。Simon開始他所說的「a photometric study of a young star cluster」。循此路進,一九七七年他的博士論文「The Clustering of Galaxies」就是由觀星開始。

  Simon年少時家境窮困:「母親是名管家,父親不知所蹤。」Simon說他從未見過父親:「其後母親改嫁,嫁了一名廚師。」Simon每天步行兩哩路去鄉間小學唸書,不以為苦。學校老師發現Simon不是一般學生,Simon說他學識上的早熟(precociousness),讓他有機會免費入讀寄宿學校:「在學校,我不是活躍份子。我的強項是語文、數學、科學。也喜歡音樂、體育。入大學前,我有機會到巴黎大學,用了半年時間,學習、見識法國文化,此行令我一生受用:a life long interest in French language, literature, art and culture。」

  入讀劍橋後,Simon說他開始喜歡「應用數學」(Applied Mathematics),然後,他愛上天文學(Observational astronomy)。智利之行,讓Simon投入研究宇宙,他說:「Whether the dark matter in galaxy clusters could be bound to the individual galaxies.」

  Simon所講的「dark energy」,可令宇宙不斷膨脹。而這「dark matter」到底是甚麼來的,Simon說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它確實存在。

  而這,也正是當天文學家令人着迷之處,每一項研究,不能憑空想像。Simon創造的「Semi-analytic modelling」,對了解宇宙,邁進一步。辛苦四十年,有回報的。Simon說:「I have been lucky to ride a tidal wave of progress both in numerical simulation technology and in our understanding of cosmic structure formation.」

後記

  介紹Simon的短片,在頒獎典禮上播放出來,有幾個鏡頭Simon笑得從容自在,那是他與他的兒子Jonathan並肩而行,今年二十歲的Jonathan長得比爸爸還要高。Simon沒有說他的兒子在大學唸甚麼,研究甚麼。Simon知道,他四十年來,所走過的路,是他的選擇,而Jonathan將來要走甚麼路,作為父親的Simon,不會說甚麼的。

  不過,Simon卻在二○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作出一個決定。在德國Max Planck工作的Simon,得知英國脫歐:Brexit,這位英國天文學家,入紙申請入籍德國。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