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何鳳蓮:無限想像‧無窮空間

到香港藝術中心參觀何鳳蓮Chloe個人展「昇華」Ascendence。早到了,典禮仍未開始,可先喝杯別緻的雞尾酒。Chloe已與個別嘉賓看她的作品了。Chloe當上導賞員,由她解說自己的作品,該可讓參觀者了解她的創作心路歷程。

  在場內隨意走動,先到一小房間,負責接待的說戴上耳筒:「可以聽到畫家繪畫時,心的跳動聲響。」畫家畫至忘形,情緒高漲之際,心跳會不會加快的呢。這句話,還是留待見到Chloe,問她好了。

  Chloe出現了,穿得一身的紅。畫家笑得燦爛,像一團火燒過來,燃亮了整個展覽廳。Chloe說起話來,熱情奔放,與她某些掛在牆上的潑墨作品,構成強烈對比。

  「來來來,先讓你看看我的工作室。」Chloe一邊說,一邊走進她的「畫室」。

  「太有條理,太tidy了,你畫畫的工作間,不會那麼井井有條的吧。」

  Chloe笑着回應:「會亂一點,顏料隨處擺放,這模擬工作間,基本上很像我的畫室了。」

  就是沒有放置Chloe愛用的咖啡機。Chloe愛喝咖啡,她的作品,用上咖啡作顏料。像我們其後站在她的近作《火山》(Volcano)拍照,這幅畫有用咖啡作潑墨的。

  Chloe指着牆角另一幅作品:「那是Dark Matter《暗物質》。宇宙之初,是由Dark Matter開始的。」那麼巧,上一趟見天文學家西蒙‧懷特Simon White,他說宇宙正是由dark matter爆發出來的。Chloe說:「我是以藝術家的角度看宇宙,看人類。」

  對Chloe說,一幅dark matter不夠,可以做出一個系列來。由小至大,小是容易,大的呢,恐怕一個展覽廳都容不下了。」

  Chloe的創作天地,恐怕更大的畫框也容不下,想像是無窮無盡的。Chloe向我們展示:創作天地寬,想像力也一樣,沒盡頭的。

  我們繼續談「賞畫之旅」,Chloe說:「我很喜歡T. S. ElioAt(艾略特)的《The Wasteland》,其中談及文化、人類命運,給我帶來啟示,影響到我的創作。」

  看Chloe的「藝術家語」(Artist statement),她說「昇華」,正正「披露了我們從微觀和客觀層面上的各種人生旅程」(Our journeys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present and to the future on a micro and a macro level)。

  T. S. Eliot用詩的語言,寫出荒謬人生面貌,詩人不必為我們提供答案。Chloe用她的筆,反映出她「對世界的獨特視野」,「創作意念源源不絕」,帶領着她的「筆刷在畫布上」,留下她的想法。Chloe的作品「帶出更多的問題,而非答案。」

  詩人與畫家打動我們,是藝術家的觸覺。

後記

  畫展開幕典禮要開始了,Chloe的「導賞」到此為止。Chloe說她也愛閱讀莎士比亞的作品:「那是豐富的寶藏,採之不盡,夠我一生去享用了。」

  Chloe說她是個不受束縛之人,愛用新技巧去創作,但仍重視人的本質:「畢竟人的本質是我們建立昇華的基礎」(Humanity was the very thing that allowed us to bulid the ever ascending structure of our accomplishments)。

  而我相信:Chloe創作之火種,不會熄滅,她會繼續堅持下去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