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盧曦然:沙發客的旅圖

        與盧曦然Hilda見面前一天晚上,先做功課,找來她的新書《浪女.打工背包遊——歐洲旅圖》(Hilda's Europe Canvas),起初是隨意翻看,希望第二天見面時,有話題可說。

  Hilda藉着到德國的工作假期,先後到過二十三個國家。她把旅途所見所聞,用筆畫下來,也用水筆、原子筆、鉛筆寫下她的感受。

  沒想到起初的隨意看看,變成細心閱讀。Hilda的繪畫充滿稚趣,很是好看。而她的文字夠爽朗,令人看得痛快。用一個晚上,跟着Hilda呢度去,嗰度去。Hilda把一年零三個月的經歷寫下來,把眼前所見畫出來。一個晚上,我去了二十三個國家。她的文章能打動人,皆因她筆下真情流露,寫的不光是人間風景,而是個人真實感受。

  第二天中午,Hilda自中環趕過來,Hilda笑容燦爛,說起話來,一如她的文章,既感性,又是有着理性一面。

  對Hilda說:「看完你的《歐洲旅圖》,才知道你是個沙發衝浪(Couch Surfing)高手,你這名沙發客,有過太多有趣的際遇了。」

  Hilda的回應:「背包客出外旅行,有機會入住沙發主的家,既可省回住酒店錢,又可以接觸當地文化。沙發主也曾做過沙發客,因此,他們大多善待路過的背包客。」

  Hilda在<浪.沙>一文說:「只要懂得正確善用沙發衝浪這平台,與沙發主見面前,從個人檔案了解別人對他們的口碑。」Hilda認為「比入住青年旅社,更安全,更能接觸到當地風土人情。」

  自歐洲回來,Hilda用了幾個月時間:「把raw material整理成書,然後找出版社,出版由我一手一腳包辦(圖、文、設計)的《歐洲旅圖》。」

  Hilda寫泰澤(Taize)之旅,寫得感人。法國竟有這樣的一個小村莊,可讓人靜修的人間淨土。泰澤亦成了Hilda「這趟旅程的亮點」:在泰澤生活,Hilda在「大小事情上真心幫助別人,散播快樂的種子」,皆因她遇上熱情友善的人,感染了她。

  泰澤「是一個沒有網絡的世界」,Hilda認為「失去網絡,反而更自由。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真真實實。」最是可貴,值得珍惜的人間情懷。

  對Hilda說:「那可是教人嚮往的社區,有機會,要去一趟的。」

  Hilda沒有回應,她去過的地方可多,各有迷人之處,甚麼樣的人,都見過了。Taize,不過是眾多令人留戀之地,其中的一個而已。

  Hilda說:「有些國家,像丹麥,上一次去是冬天,要是夏天去,會看到不一樣的景象。還有在非洲坦桑尼亞,遇見一名木匠,當上老闆了。多年前,這木匠得到一位神父資助,讓他學曉工藝技術,其後成為出色的木工師傅。」

  這樣的故事,說不完的。

後記

  回港工作,Hilda仍會經常出外,繼續她的旅程:「我找住宿,仍會去couch surfing,當然是安全第一,憑的是直覺。我搭順風車Hitch hiking,也一樣小心,不會甚麼車停在我面前,我都會坐上去的。」

  Hilda說沒有看過Jack Kerouac的《On the Road》,那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作家搭順風車橫跨美國的故事,與Hilda這一代人的經歷,兩回事來的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