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葉傑全:一台舊車牀的故事

        二○一七年十一月八日晚,在會展,KC葉傑全博士與到來祝賀他的朋友,談笑風生,顯得份外開心。一個小時後,KC接過特首林鄭月娥遞過來的「2017傑出工業家獎」,笑得更從容自在了。六十年的努力,得到工業界的肯定,此榮譽,得來不易。都說「十年辛苦不尋常」,何況是五個、六個十年呢。

  台上的KC在笑,台下KC的妻子葉太也在笑,是一起分享這甜美的成果。KC在致謝辭提到與他同甘共苦的妻子,葉太臉上滿是笑意。

  隔了一個星期,與KC、葉太飲茶。KC笑着說:「當晚我的講辭只說到一半,台下有人向我打手勢,Time's up,要我盡快結束講話。我只得臨時爆肚,說林鄭是寧波人,我也是。寧波女子,肯捱,吃得苦,肯拼搏。特首如是,我的母親也一樣。」

  KC說他一生中有兩位女性,對他影響至深:「一位是我母親,一位是我的妻子。」

  「我十三歲從寧波移居香港,當機器學徒。十七歲滿師,當機器技工。二十三歲創業。母親代我儲了五年的老婆本,我用來買了第一台舊車牀,開始我的創業大計。」

  「老婆本有多少呀?你的未過門妻子肯麼?」忍不住問KC。

  「那時,一台舊車牀要港幣一千二百元。我問過當時的女友(現在的葉太):你可以等我麼。」

  事隔多年,葉太聽到KC這樣話當年,回憶從前,笑了。

  KC繼續「爆」他的戀愛史:「我的better half是由表嫂介紹的。我們拍拖,是得到母親同意的。」

  「那時我們最喜歡坐登山纜車上太平山,在山頂行一個圈,十分寫意。我們也愛到『兵頭花園』(現為香港動植物公園)拍照,談未來大計。」

  起初KC預計用兩年時間,才可「搵返」老婆本的:「打算拍拖兩年,才結婚的。那一台車牀買得合時,替客人做玩具模及塑膠花模具,生意很好,應接不暇。很快就歸本了。」

  KC「轉數」快:「趁着香港電子業開始蓬勃,就轉型生產與電子產品有關的金屬及塑膠配件。」

  KC又去學英文:「方便與老外交流技術問題。」

  與時並進的KC,七十年代中「做自己產品——多士爐」。「又把新的設計申請專利,以保障我們的成果。」

  談到香港工業發展,KC如數家珍:「從五十年代的紡織、搪瓷、絲綢,至六十年代的假髮、玩具、製衣至六十年代的電子業,以至八十年代,香港出現勞工短缺,廠家北移國內。香港已變成研發的基地和集團的總部。」

  有幾句話,KC在典禮中沒時間說出來,他把講稿遞給我:「面對龐大實力的對手,我們的工業只能趕快創新,無論在產品或生產技術製程等都要創新。」

  「當然,能發展自己的品牌,這會是一個長遠的出路。」這位擁有自己品牌,「香港通用製造廠」創辦人如是說。

後記

  近十年前的事了,KC出席香港理工大學一個大閘蟹晚宴(該是籌款晚宴吧),KC吃了兩隻蟹,捐了三千萬給理大。問KC:「要是你吃了四隻,要翻倍了。」

  KC笑着回應:「就算多別一隻、兩隻蟹,捐款仍會是一樣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