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謝妙純:高山流水

        謝妙純Angela與當年唸中學時當校長的曹啟樂一起到來喝下午茶。

  Angela說:「不是每一位校長,可以讓學生『走堂』,去學樂器的。」

  Angela說的「走堂」,走足一年。

  入大學前,有學生用一年時間,去別的國家,見識不同文化,稱之為「Gap Year」,算普遍起來了。

  Angela仍在唸初中,就停學一年,為的是用心學好她的至愛:古箏。

  「我六歲那年,迷上了古箏。喜歡古箏的音色,我坐下來彈奏古箏,就感到開心,很有滿足感。」

  Angela在校際音樂節箏獨奏的深造組拿過冠軍,在國際賽Llangollen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 Open Folk Solo拿過第一。

  Angela拿獎,不是因為她喜歡那份榮譽、得獎,表示她在箏的造詣,一直在進步。為了「更上一層樓」,她決定休學一年,趁着自己仍是初中生,功課壓力不大:「不上課,學藝去。」

  Angela說:「我得到家人的支持,朋友的鼓勵。還有,學校准許我一年不上課,專心去彈古箏。」

  曹校長說初中生有Gap year,該算創舉了:「有音樂天份的Angela,投入學習,她不到學校上課,其實她有到藝術學校,上不一樣的課,接受不一樣的培訓。」

  「古箏體積大,我不能帶着樂器坐地鐵,只能坐Van,到深圳上課,得麻煩家人負責接送。」

  學藝一年,Angela算有小成了。她返回原校,繼續學業,憑着她出色表現,Angela獲得獎學金到大學唸音樂。

  古箏是中國文化精粹之一。春秋戰國時已有箏這樣的樂器了。那時「箏橫為樂,立地成兵」。橫放可彈奏樂曲,豎立則可成為兵器。Angela說她不知道箏可當武器使用(她該沒有看武俠小說吧),對她來說,箏是用來詮釋樂章含意的。

  「彈奏古箏,是在承傳中國文化。專心一致去彈古箏,我可以安靜下來。」

  Angela說年幼「是個男仔頭,愛跟哥哥玩男孩子遊戲,開始學古箏後,整個人文靜起來,像個女孩子。」

  「我不是只彈古箏的,在大學,我有學非洲鼓樂,我喜歡那節奏。」

  Angela大概不會聞箏起舞,但聽到節拍強勁的非洲鼓聲,她該會跳起舞來吧。

後記

  二○一三年的《狂舞派》電影,有這一句sound bite:「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要是問Angela:「為了古箏,你可以去到幾盡?」

  Angela用行動來回應:「休學一年,為的是把古箏學得更好,為的是那一年,一心一意彈出成績來。」

  Angela說她的Gap year,來得及時:「那一年的專心學習,那一年不上傳統中學,是值得的。」

  Angela那麼年輕,已找到她想走的人生路,多好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