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鄭浩筠:從《鳳凰展翅》開始

  見鄭浩筠Kevin的那一個下午,他剛從新加坡回來,準備參加一月七日在香港文化中心的「蓋世群英錄(The Heroes of Time):為英烈群雄謳歌」演出,吹奏《文成公主》。

  「那是首協奏曲。笙,一般而言,以伴奏為主,崑曲的吹打樂器之一。而我,很多時候都會來一兩回合的獨奏,所以『濫竽充數』,對我來說,行不通的。」

  Kevin向我解釋:「竽這樂器,春秋戰國已有了。齊宣王最喜歡聽一眾樂師吹笙。到了湣王登基,他卻愛聽樂師單獨吹竽。有位南郭,以前混在樂師隊中,假裝懂得吹竽,現在只得一走了之。其實,竽即是笙,就是簧片不同,組合有點差異,到了宋代,再沒有記載與竽有關資料。不再有濫竽充數了。」

  說好學笙經過,Kevin中一那年,學校國樂會招收團員,老師向他推介笙,說笙是冷門樂器,容易發出悅耳聲音,吹笙,容易成為中樂團成員。Kevin中二加入樂團,從此對笙不離不棄了。中學畢業入讀演藝學院,繼續吹笙。Kevin說:「沒想到如今以吹笙為生,在新加坡華樂團,我是笙演奏者,至今有三年了。」談到吹奏笙的日子,Kevin興致來了:「比起二胡、古箏,笙獨奏曲目不多,一向以伴奏為主。我唸中四那年,指定獨奏曲目是《鳳凰展翅》,我拿了深造組冠軍。這是一個開始,往後,我以吹笙為樂,其後到了新加坡,加入華樂團,靠吹笙過日子了。」

  談到在新加坡的生活,Kevin說:「新加坡的City planning做得好,工作環境不錯。雖然沒有在香港那麼方便,住下來,都習慣了。」

  「在新加坡,我每月用七千元港幣租一間套房,那裏有共用客廳、廚房。每天早上有九時至下午一時到樂團排練,下午可以到學校、社區負責活動,有額外收入。有空會到馬來西亞新山走一趟,那裏的物價、海鮮,比新加坡便宜得多。每次去,都滿載而歸。」

  Kevin說在新加坡,可以去的旅遊點都去過了:「還是夜間動物園最好玩,去極不厭。就像我愛砌塑膠模型,那些軍事模型,要慢慢砌,step by step,一砌便花上幾個月時間。It's more than a hobby, it's art work。」Kevin說得認真,這一刻說起話來,像個大男孩。

後記

  一月七日吹奏《文成公主》,Kevin說樂章有四部份,那是「文成公主和親吐蕃的情景:I)大唐盛景,公主倩客,II)藏使求婚,長安惜別,III)風雨途中,文成思漢,IV)婚禮大典,漢藏和歡。

  那一個晚上,說好去欣賞樂團的演奏,看他們怎樣詮釋《文成公主》樂曲。

  Kevin說五月二日會返回香港,演奏伍卓賢作曲的《七月》:「那是一首新協奏曲,在香港是首次演出。」

  Kevin說自己不怎樣愛運動:「我的文靜性格,最適合吹奏笙,一笙在手,其樂無窮。」

  從《鳳凰展翅》開始,Kevin以吹笙獨特技巧(包括呼舌、花舌),呈現了鳳凰的美妙姿態,展開了他日後演奏笙的人生旅程。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