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馮健鏗:為Call車服務

        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聖誕假期,在北京機場遇見馮健鏗Ryan,招呼過後,各自去拿行李。離去前,Ryan遞上卡片,說:「倘若你在北京Call車,遇到困難,記得找我。」

  我不以為意,在北京坐車,該不用麻煩Ryan的吧。Ryan的卡片上印有兩句:「滴滴一下‧美好出行」,Ryan的銜頭:香港公共政策總監。

  這不是香港,是北京呀。要是我們出門,在街上找不到車,可以向Ryan求救麼。

  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天,除了在酒店門外有的士可坐,其他時間在北京街頭、四合院小巷、後海酒吧、三里屯美食區、購物中心、旅遊景點,根本就找不到的士。要不是住在北京的朋友出手相助,打電話,幫我們Call車,我們只能三更半夜,在街頭迎着寒風走動,沒法步行回酒店的了。

  再見Ryan,是聖誕過後一個星期,在香港喝下午茶。對Ryan說:「你真有先見之明。原來如今在北京街頭,幾乎沒法找到計程車的了。」

  Ryan說:「是呀,現在當地人,包括遊客,多透過微信Call車,既可Call你們所說的『Taxi』,我們叫『打的』。更可Call upgrade的專車,專車包括寶馬BMW、奔馳Benz,車內提供飲品,意大利或法國礦泉水。專車司機態度好,不會與乘客講話,讓你坐在車內,不受打擾。」

  我是不介意的士司機談話的,像平安夜那天晚上,載我們的司機帶我夜遊天安門廣場、前門、老舍茶館、中南海、鐘樓、鼓樓、雍和宮,經過每一個景點,都能說出有趣的故事來(至於所講的是否屬實,不必考證)。一個晚上下來,走過北京一環二環,收費合理。

  Ryan說:「滴滴的專車服務,收費算十分合理。我們亦有打的服務提供,不會收取的士司機費用的,所以很受師傅(司機的專稱)歡迎。」

  幾年下來,透過滴滴,Call車的人愈來愈多了:「每日的定單高達二千五百萬次,而的士只佔定單八分之一,約三百萬次。比起歐美的Uber,巴西的99,中國市場大,滴滴的Call車數量可大得多了。」

  Ryan工作的地點是香港呀,香港Call車合法的麼。Ryan說:「香港快的是我們提供的服務,合法的。而且我們不會收取費用的。內地Call不收(除了專車)額外費用,香港也不收,那是一種service,方便市民的service。」

  不少朋友對香港的士所提供的服務,有所不滿,Ryan說他們沒法管,亦沒有權去管這行業的運作:「希望加入快的司機,都能提供較佳服務,讓香港市民少點怨言吧。」

後記

  Ryan幫我在手機上加上滴滴出行的App,說:「下次你就可以自行Call車了。用信用卡,可以支付車費的。當然,要是你有微信,而又有人民幣存款(先得在內地銀行開個戶口),用微信Call車,就更方便了。」

  Ryan說公司在內地二線城市幫助當地改善交通擠塞情況:「交通規劃——優化交通燈號的運作,可令交通流量得到調整。我們是看汽車流量數據,而作出adjustment的。而從一個區到另一個區『共享汽車』乃shared econmony,可減輕交通擠塞,值得推行。」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