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梁志鏘:為《孫文在香港》作曲

二○一八年一月七日在香港文化中心觀看《蓋世群英錄》,由樂樂國樂團演繹《城寨之歌》(Tales of Yore)、《文成公主》(Princess Wencheng)、《臨安遺恨》(The Eternal Sorrow in Lin-an)、《楚頌》(Ode to Hero. Ode to love)、《沙迪爾傳奇》(The Legend of Shadier),而由該樂團總監梁志鏘Lawrence作曲《孫文在香港》(Sun Yat Sen in Hong Kong)是世界首演(World Premiere),作曲是Lawrence,指揮亦是他,為當晚的壓軸好戲。

  一年前看過Lawrence在《四大奇書驚拍案》的指揮功夫,也欣賞到業餘音樂好手對中樂的熱誠,當晚的《紅樓夢組曲》、《說夢阮》皆十分精采。沒想到一年不到,《蓋世群英錄》的演出,是更上一層樓,到另一境界了。

  這個晚上,有機會與Lawrence同枱吃飯,聽聽他創作《孫文在香港》的心路歷程。

  Lawrence談到構思《孫文在香港》的過程:「從閱讀文獻,行孫中山徑,探訪歷史學家及孫中山的曾外孫王祖耀。與跨媒體藝術家研究,綜合及梳理資料,確定重點方向,鋪排故事,選定音樂素材,建立曲式結構,我才正式落筆創作音樂。」

  幾句話,道出Lawrence對撰寫《孫文在香港》樂曲,十分認真,對Lawrence來說,那該是一次愉快的合作。一年辛苦,Lawrence交出亮麗成績來。

  音樂與其他媒體合作、對話,難度甚高。Lawrence作出協調:「把抽象的媒體具體化,讓觀眾不自覺代入適切的想像空間。所以整個作品要張弛有道,各藝術媒體要主次分明,進退有序,才能一氣呵成,抓緊觀眾的專注力。」

  Lawrence是兵行險着,不按常理出牌,曲調前衞,很Avant Garde。舞蹈(雖然精采,卻不怎樣配合樂曲的變奏),影像亦很一般。Lawrence說:「要是我們有一位Artistic Director加入來負責場面調度,當晚演出,該會更為理想。」

  是一般非職業樂團所面對的困難,財力有限,人手有限,在有限資源底下,樂團只能嘗試做到最好。其實,當晚樂樂國樂團已有很出色的演繹有關曲目,一眾業餘音樂人,已有職業樂人水準了。樂團中人對中樂的堅持,以奏好中樂為己任,在《蓋世群英錄》那一個晚上,他們一心一意,透過演奏不同樂章,打動台下觀眾。他們不光是靠技巧,還有那一份執着,對中樂的執着。

後記

  看樂團主席馮康在《蓋世群英錄》場刊的序言,他同意該團指揮,作曲《孫文在香港》Lawrence所講:「孫中山在香港的故事是一個年輕人的故事,有夢想,有困惑,有堅持。背後有大家熟悉的革命,但也有少為人知的信仰。」

  「《孫文在香港》述說年輕人對理想的追求和奮鬥,突顯出香港在中國歷史發展的角色。」

  這個晚上,同枱吃飯的有樂團三代人,年輕一代,竟過半數,那是說,「薪火相傳」真有其事,對「樂樂」來說,不是問題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