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辛塔‧坦達雅:踏着藝術而行

        在利東街等辛塔‧坦達雅Sinta的到來,說好就在她裝置的藝術品前見的。Sinta去了練習瑜伽,要晚上八時才出現。趁着還有十五分鐘才見,便在利東街邊走邊看,欣賞燈飾,街上行人都成了流動風景,很是好看。

  望過去,大紅燈籠高高掛,仍是新年景象,但農曆年已過,灣仔區早已回復常態,這條街卻仍見節日氣氛,華燈初上,到來拍照的人可多呢。

  Sinta準時八時出現,對我們說:「你們腳踏的,正是我的設計呀。」

  Sinta的設計十分貼地(根本就在行人道上),在利東街入口和出口,在一幅建築牆上,亦有她的作品,是mural壁畫。

  相對Sinta二○一二年倫敦奧運期間,為金絲雀碼頭設計長達三百米的圖案(奧運過後,Sinta的藝術品保存下來,成為永久藝術裝置),利東街的貼地藝術品,規模小的多。

  對Sinta說:「要是整條利東街地上都鋪上你的設計,會可觀得多呢。」

  Sinta說:「這是butget問題,你不要看輕在地上的圖案,功夫可多。畫好後,要用風筒把塗在每塊石的顏料吹乾。」

  有頭有尾的裝置藝術,街頭街尾皆見Sinta心思,中間留空,像中國山水畫的留白,讓人多點想像空間。

  到來的遊人,走進利東街,忙着舉頭望紅燈籠,往前走,可見本地藝術家的裝置,色彩繽紛,要拍照了,那裏還有空暇去看地上圖案呢。

  Sinta說:「我Commissioned的設計,不管大小,都在室外。作品可以度身訂造,多有多做,少有少做。我的設計:making people happy,就算成功。」

  Sinta出生不久,與家人已從紐約移居倫敦。Sinta在藝術學院畢業後,在社區開始她的裝置藝術活動:「二○○六年我的作品在當地展出,受到注視。二○一二年倫敦舉行奧運,我是適逢其會,製作了長達三百米的圖案設計。我很重視作品的色彩,Concept of light亦是很重要的。這一趟在利東街的設計,要配合『情藝愛漫遊』主題,我貼地之作帶出歡愉之情來。」

  與Sinta站在她的設計之上合照。過了這個晚上,Sinta會返回倫敦,繼續她的創作。Sinta說:「我很喜歡香港,這城市好像有着無窮無盡的活力,我能參加這個project,為這城市增添色彩,我是感到十分開心的。」

  Sinta說的可不是客套話,她的作品,先後在英國、韓國、印尼、意大利等地出現,香港是她的第五站。Sinta希望日後重臨此地,把她的構想,透過色彩、不規則的線條,呈現出不一樣的風景來。

後記

  見面的那個晚上,Sinta沒有喝英式紅茶,她只喝了一杯茶,餐廳提供的免費茶。那裏的侍應竟然沒有面露不耐煩神情。三個人,只我一個喝檸水,其餘兩人喝茶膽開出來、有着茶顏色的熱開水。

  Sinta不介意喝免費茶,餐室侍應也很大方,沒有勉強我們。結帳時亦沒有多收兩杯茶錢。

  這個晚上,利東街的節日氣氛是那麼濃厚,大家興致是那麼好,誰都沒有計較甚麼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