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黃子超:百年球會的歲月

        在粉嶺高球會餐室見黃子超Arnold的那一個下午,他雖然身在球會,卻還是遲到了十五分鐘。Arnold說:「不好意思,最近比較忙,要接待新聞界、傳媒朋友,帶他們參觀球場,看看這個已有百年歷史的球會,怎樣與時並進。」

  Arnold把個人卡片遞上來,上面印着幾行字:「香港哥爾夫球會會長:黃子超」。所謂會長,是指球會的Captain,隊長來的。而從前的「哥爾夫」,現在叫「高球」了。

  Arnold說:「球會一向作風比較低調,我們為社群,為香港盡了綿力,並沒有大事宣傳。以至社會人士有此誤解:球會,只為一小撮人而設,粉嶺哥爾夫球場,可有可無。」

  這個下午,第一位代表香港參加奧運高球賽的陳芷澄Tiffany,剛巧也在球會,Arnold並沒有請她過來與我們打個招呼。是沒此必要(剛巧遇見,當然可以說聲Hi),球會一向尊重每一位會員的私人空間,Tiffany能夠成為會員,皆因她為香港爭光,她要到來練習、打球,就像其他會員一樣,一星期七日,天天都可以過來。

  「非球會會員,周一至周五(公眾假期除外),可與會員一起到來打球。也可Walk in,有handicap card,就可以落場。」

  Arnold說出實情,曾與會員一起在粉嶺打球(收費較便宜),也有與非會員一起打(收費貴一點)。球會對會員、非會員,一視同仁。一年有十二萬人次參加高球活動,非會員有五萬多,比例算很高的了。

  有百年歷史的球會,有二級及三級歷史建築,不足為奇。Arnold說球場內有數十個祖墳及骨灰甕:「某些祖墳可追溯至明清兩代,其後代居住在球會附近,不少原居民在球會工作。」

  想起在球會當教練的雄哥,為人忠厚,教起球來,很有耐性。每次也碰見雄哥,他總是臉帶笑容,親切與我們打招呼。Arnold當然認識雄哥,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跟他學過幾招。

  Arnold說球會主辦的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有半個世紀了:「那已成為每年的城中盛事,世界一流高手每年十一月都會雲集此地,比試高低。一七年到來觀賽的人次近五萬,其中訪港旅客佔了兩成。」

  也曾出席一年一度的盛會,近距離看職業球手揮桿,對那位紮上馬尾、抽食雪茄的西班牙球手占文尼斯Jimenez印象深刻。他曾經奪取四屆冠軍,勝負對他來說,已不重要。他說:「我是為享受打球而來。」

  每個愛打高球的人,該都會同意Jimenez占文尼斯所講的「享受高球」。

後記

  Arnold說當球會Captain,一年下來:「像做一份full time job,活動一項接一項的,沒完沒了。」

  Arnold是隊長,任勞任怨,不是問題:「希望社會人士明白球會是開放的,我們做了很多社區工作,一直以來,學界的越野賽都在粉嶺球道舉行。一八年五月會有第一屆中學校際高球賽。」

  Arnold送我一本《自然導賞手冊》(Nature Guidebook),在高球場四周,可以觀賞得到的植物、蝴蝶、蜻蜓、鳥類,多不勝數。

  「可以的話,《自然導賞手冊》也送香港的中小學圖書館,每校一本。」對Arnold如是說。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