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一丹:教育帶來的改變

        與陳一丹Charles見面的那一個下午,他剛從外地回來,停留幾天,Charles會繼續他的教育之旅,到英美大學,與教育專家探討教育課題。

  在英國劍橋,談的是「教育迎向未來」,在美國哈佛,講「實踐教育,釋放潛能」的可行性。不是紙上談兵,是理論與實踐並重的。

  一丹獎於二○一六年創立,一年後,二○一七年一丹基金會已頒出兩個大獎,一個頒給着重「教育發展」的科爾波特女士(Vicky Colbert),另一個給予「教育研究」的卡羅爾‧德韋克教授(Carol S Dweck)。貫徹了Charles的信念:教育要有好的理論基礎,還得可以實行出來。

  Charles說起自己成長經歷:「今日我設立這個獎,一切得由我阿嫲grandmom說起。阿嫲目不識丁,但她知道「知識可以改變命運」,她一手帶大我的父親,不管生活如何艱苦,都要父親上學讀書。我父親是鄉間第一位大學生。教育改變了父親一生,讓他可以在城市工作,讓我有機會與世界接軌,接觸更多新事物、新概念,讓我一生受用。」

  Charles說儘管「阿嫲沒有受過教育,但她知道做人道理:『待人無私,與人為善』,這一點,對我影響,至為深遠。」

  家庭教育,對Charles起了潛而默化作用。Charles其後成為騰訊創始人之一,但他念念不忘的,還是教育在這世代,可帶來的影響:「歷史證明人類的創意、想像力,科技不能取代的。」

  Charles說:「我們要成為科技的主人,利用科技傳遞知識,發展以人為本的教育。」

  坐言起行,Charles於二○一六年成立的慈善信託基金,有港幣二十五億元。每年頒出兩個獎項,肯定Charles對教育的信念。

  第一屆一丹獎兩位得主,曾周遊列國,與不同國家熱心教育人士共聚一堂:「這聚焦focus,很重要的,要有好的input,才可以有用的output。」

  這已經不是一個可以「閉門造車」的年代:「我們要為下一代創造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而有效益的教育,不可或缺。」Charles如是說。

  說資源可以共享,當中或會出現「知識產權問題」。Charles說:「一丹獎得主,是很樂意把她們的研究成果,拿出來與教育同工分享的。一個有效的教育方案,可以共享,才有意思。」

  Charles的美好意願:「我們必須發掘、培育,以及擴大人類潛能,盡我們所能去開拓兒童視野,令他們可以在理念的世界中成長。」

後記

  不知道Charles算不算理想主義者,但相信他是有心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一丹獎才開始了一年,已開始有迴響了。不是獎金吸引不吸引的問題(當然,推動此獎,無財不行),而是教育成果,能否真的可以開花結果,影響這一代人,也影響下一代人。

  Charles說去年入選的教育工作者,研究成果都是值得拿出來,與大家分享的。

  向Charles提議:讓一眾專家的心得入file,成為檔案,不如可以讓公眾都知道他們研究課題。按理把得獎者與入選者的研究放到一丹獎網頁內,對你們來說,輕而易舉,只要做上一兩年,大家都會知道,上你們的網頁,可以找到有趣而又有用的教育研究,解決有關問題的方法。這樣,一丹獎會更有認受性了。

  Charles說:「可以想一想,是否可行。」

  而我知道,Charles說的,不是客套話。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