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艾拔圖與露伊莎:佛朗明哥的激情

        距離艾拔圖Alberto、露伊莎Luisa上台跳佛朗明哥還有半個小時,負責Flamenco騷經理人Enriqne說:「半個小時,足夠你問他們問題的了。他們的英語很一般,你不懂西班牙語,我當你們的翻譯吧。」

  即使Alberto與Luisa的英語屬「有限公司」,我們還是談得挺開心的,不用Enrique給我們翻譯。

  塞維亞(Sevilla)是佛朗明哥發祥地,Alberto說他的「家族流的是佛朗明哥的血」:「我四歲就開始學跳Flamenco,其實不用學,家人都跳,我便跟着跳起來。起初以為很容易,愈跳愈覺得Flamenco,易學難精。我一跳就跳了二十多年,仍在學習,怎樣詮釋Flamenco的精神。」

  Luisa看起來比Alberto年長一些,她說:「我也是像Alberto那個年紀,就跳Flamenco了。男女跳Flamenco,大大不同。要表現出來的濃烈感情,卻是一致的。跳Flamenco,講合拍,講默契,我與Alberto在台上,合作過很多次了。配合得當,大家都很投入,很自然,發放出Flamenco的魅力來。」

  Enrique忍不住插嘴:「Flamenco的partner,沒有固定的。今天誰放假,是Alberto也好,是Luisa也好,自會有其他舞者上台,跳出來的效果,差不多的。」

  Alberto說:「要講合拍的。我喜歡與Luisa合作。我們一起跳,會擦出火花來。有時只有Luisa一個人跳,我便與樂手、歌手坐在台中央一角,拍掌、和唱。Luisa看似在做獨腳戲,其實台上每一個人,都在扮演不同角色。都在彼此和應。」

  Luisa說:「我們不是在此跳『卡門』(Carmen),而是跳一些觀眾較為易懂的劇目。因此,我們跳的Flamenco,多點喜悅、激情,而少了點悲情。」

  這是為遊客而設的折子戲,即便如此,如Enrique所講:「他們仍會跳得十分認真,因為到來觀賞Flamenco的人,他們有懂得Flamenco的,所以,他們不會交行貨的。」

  Alberto說他曾應邀到亞洲不同國家表演:「觀眾反應很好,Flamenco的音樂,雖然簡單,卻很容易打動人。我的造詣,該也有一定水準吧。」

  Alberto說得很有自信。而自信,對一個站在台上的舞者來說,很重要的。Luisa可有同感。她說:「我們重視的,是台上互相帶動對方,跳出激情來。兩個字來形容Flamenco:Echo加Rhythm。最重要的,還是跳得要有感情,那是自然的真情流露,不能假裝出來的。」

後記

  對談時,Alberto與Luisa,英語辭彙不夠用,表情搭夠。但一上舞台,他們立即變成另一個人。舞者的身體語言,顯然比他們的談話,來得豐富。Alberto與Luisa一起跳那一幕,固然精采。各人來的一段獨跳,同樣能牽動人心。Luisa一個人在跳,Alberto坐在台上,臉上滿是笑意,在打節拍,在和唱。

  說是一個人在表演,其實台上的歌手、結他手一直都有參與演出,Alberto不跳舞了,仍是有份演出的,他不過在扮演另一個角色而已。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