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羅晶:明月來相照

        「我與古箏的結識是緣份。」古箏演奏家羅晶Jing如是說。Jing專注學習古箏前,曾學過鋼琴、豎琴:「還是喜歡箏。」

  Jing六歲前在上海少年宮學藝。升上中學,開始接受專業訓練,在大學主修音樂,既學樂理,又學樂器:「那時有想過,演奏樂曲,既然是我的至愛,將來只做一名業餘演奏者,有點可惜,還是把它視為我的事業好了。」

  在台上,不管是伴奏、獨奏、大合奏,Jing都是一樣的開心:「專業演奏,想彈就彈,不想也得彈,但我沒有不想彈的,每次彈奏樂章,我都是十分投入,樂在其中。」

  欣賞過Jing在台上演奏《臨安遺恨》,她顯得從容不迫,箏在她手上,都聽她的了。可見Jing功力深厚,彈奏出來的樂曲,如行雲流水,很能打動人。讓我想起唐詩人王維的《竹里館》,那一刻,Jing不是獨自一人在台上彈奏,是有一隊樂團好手伴奏的,但焦點卻在她撥動的箏弦上,散發出來的古音,可帶點遺憾之意。

  Jing說:「音樂讓人開了眼界,了解到更多的文化深意。」在台上的Jing,撥動箏弦,彈奏出不同地方色彩來。像《彝族舞曲》與《苗山春》,就有着少數民族的特色,而《春江花月夜》則是另一種境界。Jing有此能耐,憑着她的箏音,詮釋出不同文化內涵來。

  Jing是透過專才計劃移居香港的:「這些年,我曾經先後到過歐洲、亞洲、澳洲、北美洲、台灣、澳門等二十多個國家及地區演奏。」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九七、九八年從上海到意大利米蘭、羅馬的「文化之旅」。

  Jing說:「為了上海的世博,我們樂團先後到過法國、意大利演奏中樂,很受歡迎。」

  Jing喜歡旅行、教學生,也喜歡自己彈琴,她說:「旅行,看不同地方文化,不會厭的。教學生,看着他們進步(我是多麼希望他們青出於藍),我是開心的。我練習曲目,仍有進步空間,我是愈彈愈喜歡。練習,看似不斷重複,其實,由不錯至好,由好至完美,沒有盡頭的。」

  Jing說如今在香港,學箏的人是愈來愈多了。「相對鋼琴的價錢,箏不算貴。」學甚麼樂器都好,Jing說只要肯去練習,進步可期。「說到底,要喜歡才成的。」

  學樂器,半途而廢的學生可多,肯堅持學下去的,該是Jing心目中,好學不倦的好學生吧。

後記

  羅晶帶來她的箏風采CD《將軍令》送我。這個晚上,有機會欣賞她演奏不同的曲目,有着不同的技巧,不同的境界。羅晶寫下幾句心底話:「歲月流轉是一件奇妙的事情,當我慢慢開始懂得將心靈的對話和自我的淘洗融於演奏者當中,也就開始對古典重新產生了莫名的嚮往。」

  從《蕉窗夜雨》到《林沖夜奔》,從《小霓裳曲》到《昭君怨》,然後是《將軍令》。展示出羅晶的才華來。

  羅晶說:「在弦與指之間就是一種洗禮般的過程,其中的享受正是言所不能及的。」

  而這,正正是羅晶憑箏寄意,撥動箏弦,那魅力所在之處。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