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鄧德華:安枕無憂至天明

鄧德華Alex說:「荷蘭人的見面禮,跟法國人相似。要Kiss三下,左面右面左面。」

  Alex接着解釋:「同熟悉的人,才會這樣做的。」

  因此,我們第一次見面,只是握手,第二次見,也是握手。

  Alex在香港出生,在荷蘭長大,他說:「喜歡香港的繁榮、嘈吵,車多人多,多叻人。但我又喜歡荷蘭的寧靜,安穩。」

  這名「香港仔」,「荷蘭人」近年兩邊走:「家在荷蘭,生意在香港。做了三十多年生意人。做的都是以人為本的生意,年輕時,我還當上移民到荷蘭,香港原居民的翻譯員呢。」

  Alex作風豪邁,即便是下午茶時份,他喝的Rose微紅玫瑰酒,吃的是荷蘭芝士(他的太太剛從Rotterdam過來,為他帶了一包又一包芝士)。

  如今當上Hypnos總經理的Alex,向我推銷的不是他的枕頭、牀褥、牀。而是他的人生道理,包括怎樣睡得好,睡得甜。

  Alex說:「其實最好是人疲累了,眼瞓了,才上牀,一定可以睡得着。準時上牀,卻不能入睡,會很痛苦的。」

  想起一位朋友,他曾對我說:「謝謝你送我的那一本書,每次我不能入睡,拿出來看,不到三分鐘,就可進入夢鄉。」

  Alex愛看書,這一招對他不管用。他說:「香港人大多認為牀褥硬些才好。其實,承受人的體重,牀褥軟一些,我們會睡得好一些。你看我,大大隻的,我的牀褥可夠柔軟呢,一如眾多西方人士,都偏向睡軟綿綿的牀褥。」

  選擇合適牀褥,是要講究。合適的枕頭,更是不可或缺,Alex說:「現今科技,十分先進,為客人度身訂造枕頭,用3D呈現出來的枕頭模樣,就像我們度身做套西裝,合適才好看。枕頭,得讓我睡得舒適才好。有此要求,不算過份吧。」

  Alex說的是現代人對生活質素的要求,他對牀褥、枕頭的要求,不是到了負責這品牌,才來「賣花讚花香」的:「我年紀輕輕,已愛用好的牀上用品。」

  Alex提及牀褥該用天然物料,安裝在牀裏面的過濾器,有吸塵功效,又可淨化牀褥,讓我們睡得更健康。不過,最吸引我的,是有一款牀,可升高的。睡在牀上,想閱讀,把牀架升高,躺在牀褥上,就像躺在可升起的沙發上,睡前,還可以閱讀呢。



後記



  說起在荷蘭唸書的兒女,Alex顯出父愛來:「他們試過在香港讀書,一點都不習慣,又不開心。返回荷蘭讀書,兒子數學本來不好的,竟然可以當上小老師,幫同班同學,解決數學難題。讀書,最緊要讀得開心啊。」

  在荷蘭長大的小朋友,一定懂得游泳、騎單車。Alex說:「我的太太、兒子、女兒都是騎單車好手,只有我,多是汽車代步。」

  Alex享受他的家庭生活,喜歡他的工作,所以他說「買錯牀褥瞓錯覺,慘過嫁錯老公生錯仔,或娶錯老婆生錯女」,對他來說,是不會發生的。



張灼祥





■鄧德華:Hypnos總經理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