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楊光:尺八到環保

        見楊光Sunny的那一個下午,夏日陽光燦爛,灑滿一室。Sunny帶來一件用布包裹着的樂器,笑着說:「那是尺八,待會吹奏一曲給你們聽,希望你們喜歡。」

  聽過Sunny介紹環保大計後,我們得留下來,欣賞他的藝術造詣呢。

  Sunny說「塑減行動」(Plastic Awareness Efforts)推行至今,已見成績:「我們承諾由二○一八年至二○二二年,五年內,信和集團旗下各業務將減少單次使用塑膠量百分之五十。」

  「就是由原該用一千噸塑膠,減至每日五百噸。」

  Sunny說:「要環保,得減少使用塑膠,延長塑膠製品周期,循環再用,升級再造,以至利用科技降解塑膠。」

  看過一個環保廣告,喝罐裝飲品,可以不用膠飲筒。既然不用膠飲筒,也可以不用膠樽。

  Sunny說:「我們旗下的酒店,已嘗試為住客提供玻璃瓶裝水,而不用膠樽。」

  「當然,我們得讓住客明白,減少用膠樽,不是為了節省開支,而是為了環保。酒店的status不變。不會因不送膠樽水而降grade。」

  我的回應:「要是住客肯去用飲水機,而又不會覺得酒店cheap,大家有此環保意識,少用塑膠,會覺得理所當然。」

  午間音樂會開始了,表演嘉賓,只有一人:Sunny。

  Sunny的簡單介紹:「用竹造的尺八,屬於十分環保的樂器。」

  「尺八有一日本名稱:shakuhachi,原為中國竹製樂器,唐朝傳至日本,在彼邦發揚光大。」

  「不過,我的老師是美國人,他技巧高超,稱得上一代大師。」

  Sunny說吹奏尺八,到某一境界,接近禪。Sunny即席來一首《冥想曲》,說吹尺八,在「吹禪」,是這意思吧。

  Sunny說早年看黑澤明的電影,聽見一種聲音,那不是笛聲,是尺八之音(他學曉吹尺八,才聽出來的)。

  談及日本的行腳僧、虛無僧,他們帶着尺八浪跡天涯:「他們吹奏尺八,那是一種自我體驗self-realization。在空靈音色中,體會人生況味。」

  聽Sunny吹奏的曲目,在看似簡單實質豐富音色中,流露出來的,是一種深厚情懷,在現代生活中,不易遇上的情懷。Sunny可在吹奏尺八時,樂而忘返。

後記

  Sunny送我一張他的尺八CD,他吹奏的曲目包括Kuroda Bushi(黑田節)、Voyage of Discovery(探之旅)、Path of Tao(道緣)、Tamuke(手向)、The Winner(勝利者)。

  Sunny說:「音樂與詩可以互相配合的。有一次詩人洛夫誦讀他的作品,我吹奏尺八,效果不錯,很有poetic effect。」

  那可是「詩歌」與「吹禪」的對話了。

  Sunny推動環保,不遺餘力,而我相信,對推動尺八文化,Sunny一樣會是全力以赴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