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梅雪瑩:功夫在人間

        梅雪瑩Rosetta說:「我學會打拳,皆因自細過度活躍,坐不定。四歲那年,家人就讓我學功夫。」

  眼前的Rosetta,斯文淡定,不似打得之人。在浸大體育學系當講師。坐在咖啡室的Rosetta說:「我現在教太極,但我的南拳底仍在,仍然睇得又打得的呀。」

  小學一年級,Rosetta開始學南拳,六年下來,算有小成:「中一, 十二歲,代表香港到北京參加比賽,沒有名次,但也不用包尾而回。到中四,參加九八亞運,拿了個第七,在東亞運動會,拿了個第六。而我的功夫,很難再上一層樓了。知道一個人的極限,很重要的。我轉而專心學業,到英國唸Neuro Science。」

  Rosetta說她的博士,唸得可夠辛苦:「在實驗室做實驗,可以一個星期不說話。幸而我有功夫底。英國三年,當是磨練,生活簡單(其實十分單調),欠缺娛樂,食物更是乏善可陳。但我愛閱讀,愛運動,遂不以為苦。」

  Rosetta說要是她大學畢業後,仍留在美國加州:「既可享受陽光與海灘,又可教育武術。我有『功夫底』,教Kung Fu,會有學生的。可惜在英國,不可以兼職教拳。」

  Rosetta說她是練武之人,做起事來,十分專注:「這一點,對我做學術研究,很有幫助,可以專心寫我的論文。」

  Rosetta說懂武術,人會變得氣定神閒:「我的活躍症早已不藥而瘉。我懂得身體協調之道,所以我跳舞、體操,不用怎樣學,也會做得似模似樣。」

  Rosetta在大學教唸中醫大學生打太極:「太極講天地人,講協調。Practical skill要掌握得好(有些大學生連拍打籃球都不懂)。打太極,身體當然會好起來,對學習可有幫助呢。」談及拳腳功夫,Rosetta說北方打的是「長拳」,南方打的是「南拳」:「南拳在狹窄空間也可以使出來,像在河道木船上,打起架來,多用南拳。」

  「不過,我是不會打架的。」Rosetta笑着說:「因為識功夫,就該知道,那是用來健身的。」

後記

  過了兩天,Rosetta傳來幾張照片,一張是在舞力。看過Rosetta打拳、舞刀,展示出來的功夫,有姿勢,又實際,說Rosetta屬於「打得」之人,沒有人會有異議。

  另一張是在南美Ecuador進化島Galapagos Island拍攝的。Rosetta與她最喜愛的藍腳鰹鳥Blue-footed Bobby一起拍照留念。

  「要是當年在美國繼續研究生態進化:Ecology and Evolution。我留在進化島的日子,就不會只是幾天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