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鈞傑:最緊要好玩

        見陳鈞傑Jason的那個下午,他笑得可開心呢。我們本該早幾天就見面,談談他的最新project。Jason說:「再多等幾天吧,我要準備做presentation,要去『面試』」呀。」

  Jason滿臉笑意在我面前出現,有原因的。他說:「我剛得到通知,獲得大學教資會教師大獎,個人獎金五萬,還有四十五萬grant,給我做研究之用。」

  獎金不算多,但肯定Jason教學認真,鼓勵Jason去拆解某些廣告講法,說是有科學根據,其實沒有:「假科學充塞社會,一般人無法分辨真假,我得去找出答案來。Empirical verification,驗證,很重要的。」

  Jason說科學講critical thinking,要分析,要考證。

  說起來,四十五萬元可以做的研究項目不會多,Jason說:「做得幾多就幾多吧。」

  看過Jason在電視亮相,講述有趣的化學,實驗看來一點都不沉悶。

  他的「花名」:「火博士」,該是在電視台主持popular science節目有關吧。

  Jason說:「唸中學一年級時,已是『化學』(那時叫IS:綜合科學)發燒友,家中設有實驗室,同學在書房讀書做功課,我則在裏面做實驗。我覺得做實驗有趣好玩,我的口頭禪是『最緊要好玩』。」

  忍不住問Jason:「你在家中做實驗,不怕危險,不怕一個不小心,引起爆炸麼?」

  Jason笑着回應:「你看的少年驚險故事或電影太多了。做實驗,很危險,一個不小心,手指都要炸掉。不會的,我做實驗,安全第一。」

  想起「火博士」Jason在電視與幾位女藝員嬉笑着,拿着幾支試管,倒來倒去,湧現出五顏六色液體來,很是好看。」

  Jason說:「學習,要有好奇心才成。在電視講popular science,要搞氣氛,其實是想引發同學對理科的興趣。我從來不去『死記』學科內容,我喜歡做實驗,就是藉此找出答案來。」

  在二○一八年暑假舉行的聯校科學展,Jason與中學生一起做了兩個實驗:「瞬間變靚鋁」、「學比卡超寫字」,我上網看了,不明所以。Jason說:「同學看我做實驗,看得用心留神,他們都明白其中道理呢。」

後記

  Jason說他是個很注重細節之人:「我對傳統宗教禮儀,很有研究,甚至向教會提出改善崇拜禮儀,讓它變得更優雅。」

  Jason又愛裁縫手藝。他說:「有神父身穿的袍服,是我為他們度身縫製的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