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李梓良︰畫裏畫外

  半年前,Alex請我們吃了一頓非一般的晚餐:在鯉景灣,朋友開的餐廳, 有點像私房茶,但又是打開門做生意的,Menu可以由我們來決定。

  那是第一次到李梓良Terence(見圖)的畫室——陶藝室。我們是在畫室內(其實是餐室內)享用廚師為我預備的晚餐。吃過晚餐,又走進Terence的陶瓷室,欣賞Terence的作品。離去前,還吃了一隻由他太太親手炮製出來的青梅子。

  說好在Terence策劃了好幾個月的dinner party見面,與他談談藝術與飲食結合的生活,是怎樣的。

  第二次去Terence的studio,餐廳。晚上過去,遇上塞車,推門進入Gitone梓桐堂,The Bellon Trio爵士樂隊已在演繹Charles Aznarour曲目。Terence正在忙呢。除了點頭招呼,沒法傾談了。

  我們都同意這個晚上,還是好好享用由chef Eric Poon為我們準備的法式晚餐,從法國火腿鴨肝,到龍蝦奶凍清湯、北海道扇貝,法國春雞、牛肉麵頰,然後是甜點︰白松露蜂蜜焦糖布丁。

  我們一面吃,一面聆聽The Bellon Trio奏出Sacha Distel,Edith Piaf的歌曲,由古典至現代,一如當晚的法國菜式,烹調獨特。

  與Terence的對話,只能在爵士樂與美食結束後進行。

  那個晚上,Terence興致好極了,隨著輕快爵士樂曲,他拿著七彩雨傘,與女嘉賓隨著節拍起舞,成了當晚一道流動風景。

  Terence說:「藝術使人重新思考,創造出新的空間來」。餐廳掛滿他的作品,跟着他學陶藝的學生,皆有自己風格,Terence不希望學生copy他,希望他們有創意,畫出自己天地來。

  "Art as a form of Therapy."「藝術有治療作用,有到來學畫,學陶藝的學生, 活在焦慮中, 生活緊張,透過藝術活動,他們皆可放鬆下來。多好呢。」

  當天晚上,法國結他手Antoine Richard鼓手Amound Yeung, Bassist Justin Siu三人組各自精采,而又能互動,擦出火花,奏出動人樂章來。

  Terence說:「藝術源於生活,美食樂在分享。」

  那一個晚上,當然不是來吃免費晚餐,但我們所付出的晚餐費,是物超所值了。

  沒有問這位藝術家,美食家怎樣分配他的時間。Terence說:「叫人來嚐美食比來看展品容易!」他相信「藝術是信仰,是上天的恩賜,一種氣質,最終只能心神領會,不能言傳。」

  說得有點玄妙,卻是有道理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