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黎慶坤:從容面對銀屑病

見黎慶坤Gary的那一個下午,他穿短袖T恤,同來的還有他的朋友,在中學任教的理科老師。Gary說:「我們患同一樣的病:銀屑病Psoriasis,但沒有同病相憐。我們與銀屑病患者皆有同一信念:勇敢面對此病痛,與『病』同行,過快樂人生。」

  穿上長袖恤衫的老師說:「我很佩服Gary,常短袖衫,不介意手臂上的鱗屑外露。」

  我們拍照時,老師說不要上鏡了。他說:「你最好不要把我的姓名寫出來。」這位病患者是仍有點顧忌。

  Gary說:「我也經過這個階段的。二十多歲前,我的皮膚如常人一樣。但之後我的免疫系統出了問題,身上、手臂開始湧現紅斑和鱗屑。一般皮膚發炎,可以藥到病除,銀屑病患者沒有這麼幸運。二十年來,我是與此病一起過活,我曾經像大多數的病患者一樣,怕見人,怕別人用奇異目光望我。」

  Gary如今已不介意別人怎樣看他了。這個下午,他就是穿上短袖閒適衣服到來喝茶的。

  教了十年書的理科老師說:「我二十五歲那年出現病徵,起初可勉強接受。這個病,如今跟我一生一世的,怎麼辦呢?」

  兩位病者異口同聲說:「先要學曉接納自己,這不是會傳染人的皮膚病,我們肯去面對自己的困難,才會融入這個社會,過着正常人所過的生活。」

  Gary與理科老師都已結婚,家人都接受他們患有此病。老師說:「我的女兒還小,愛問我為甚麼我的皮膚與其他人不同,我只能向她解釋,爸爸的皮膚有病,有病,就得醫治。」

  Gary說:「現在的醫療設施已遠勝從前,既有口服藥,又可用類固醇藥膏(但不可長期用),還可以到診所『照燈』。」

  「不過,醫生不足,排期見醫生要等一段時間,這病是由衞生署(不是醫管局)負責。香港有二萬多名病患者,見醫生得到治療,都是要等等等。」

  Gary說:「銀屑病引起併發症,包括關節炎,增加心血管風險。」

  理科老師說:「不少病患者感到焦慮、抑鬱及受人歧視,而求助無門。」

  Gary說「香港銀屑病友會」有二千多名會員:「只有十分之一病患者加入這個會。希望更多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可以『與銀屑病同行,活得自在』。」

-後記-

  Gary說:「十月二十九日乃『世界銀屑病日』,全球病患者有一億五千萬。今年的主題:Treat PSO(Psoriasis) Seriously,要別人接受我們,知道銀屑病是免疫系統出了毛病。我們得好好面對這病痛,不用自卑,不用逃避,我們一樣有美好人生的。」

  離開前,理科老師笑着對我們說:「下一次見面,我會穿短袖恤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