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王秉熹:成長中的困擾

王秉熹Jeffrey到來喝下午茶,滿臉笑意,他說:「我的《成人中》(Adulting)入選全球大學電影獎最佳華語片,入圍已值得高興,昨晚的頒獎典禮,從《點五步》導演陳志發手中拿到『浸大電影學院推薦獎』,更開心了。」

  愛寫作的Jeffrey,說「自編自導」,拍起電影來,較為得心應手:「半小時的劇情片,前期準備功課做足,六天從早到晚,近乎不眠不休把《成人中》拍成,我的朋友都做義工,不收取費用。用五萬港幣拍半小時的戲,近乎不可能的。」

  見Jeffrey前,看了《成人中》的trailer,九十後男女,面前現實困局,是否要妥協呢。導演Jeffrey場面調度,已見功力,兩女一男的相處,那關係,一點不落俗套,很具法國新浪潮電影的風格。

  Jeffrey說:「我愛在電影中呈現黑色幽默。生活從來不易,九十後要在現實中與藝術中掙扎求全。男的留下來,還是北上搵錢呢。留港的女子,用甚麼方法去幫男的解決經濟困境呢。」

  其後看了《成人中》完整版本,留港女子到便利店打劫,便利店職員一眼就看出到來打劫的女子(儘管她用頸巾蒙臉)是他認識的。女子逃出便利店,門外有坐輪椅傷健人士,她竟向他埋手。道出現今年輕一代荒誕行徑,看似可笑,實情可悲可歎。

  Jeffrey是電影發燒友:「我喜歡寫劇本,拍電影。這條路不易行。我是不介意,趁着年輕,吃點苦,做自己喜歡的事。」

  《成人中》乃成長必經階段。Jeffrey說:「Adulting:現在進行式,年輕人大學畢業,出來社會工作,面對考驗,怎樣應付呢。《成人中》的男主角看似無情,女的無知、任性。那只是表象。發生在一個晚上的故事,引發我們去思考:這是一個怎樣的年代,我們這一代的難處,成年人會明白麼。」

  Jeffrey道出《小偷家族》的主旨,說:「現代人的隔膜是那麼嚴重。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卻可以比親人更能體貼對方。說到底,人是還是孤獨的。」愛看哲學家維根斯坦Wittgenstein著作的Jeffrey,說起話來,很有哲理呢。

後記

  Jeffrey其後用WhatsApp傳來他拍《成人中》所遇到的種種困難。我的回覆:「我們看電影,是看電影本身,不會理導演在拍攝期間所遇到的問題。」

  Jeffrey回應:「我拍戲時,不曾妥協過,我是堅持拍出我的想法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