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羅拔‧圖:撥動出來的音律

與來自意大利的酒杯演奏者Robert Tsio羅拔‧圖面對面談前,Robert說:「還是讓我先為你們演奏Tchaikovsky的《Swan Lake》及《Nutcracker》的一個濃縮版吧。」

  Robert先把放在長桌上的酒杯注入清水,然後對我們說:「演奏者的樂器,你們只能觀賞,不可用手觸摸。你們的手有手油,摸過的酒杯,可會影響樂器音色的。」

  我們都坐好,哪敢用手去摸一下那些酒杯。

  試音完畢,Robert用手指觸動放入清水的酒杯,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胡桃鉗》的樂曲旋律就在我們面前響起來。Robert憑藉一雙手,手指在三十九隻大小不一的水晶酒杯上來回移動,奏出動人音符來。

  奏過《天鵝湖》,我們都叫Bravo,Robert笑了,繼續以手指撥動酒杯,為我們演奏《胡桃鉗》。清純音韻,像天鵝在水中游動,微波一個接一個散發開來,曲停,猶有餘韻。

  Robert說:「再奏下去,你們聽多了,不再喜歡我的演奏呢。」

  Robert懂「意猶未盡」的道理。請他談談當上酒杯演奏者的經過。

  Robert說:「先講三個十年的故事,那是我的故事。我是意大利人與英國人的結晶吧。Robert本應叫Roberto,我入籍英國後,就用Robert,不用Roberto了。我喜歡住在意大利,不喜歡住在倫敦。」

  「先說十歲時的故事吧,那一年,我與家人看俄羅斯馬戲團表演,其中有一環節,有藝人用手撥弄玻璃杯,奏出動聽樂曲來,令我耳目一新。二十歲那年,我在酒吧兼職,偶而用手擦動酒杯邊,竟奏出好聽的音符來。三隻酒杯,注入清水,杯大小不一,水深淺不同,就有不同效果。三十歲,我在倫敦工作,曾在賭場Casino派牌,我還學曉打麻將mahjong呢。」

  然後Robert返回意大利工作,起初在木偶劇團負責彈結他:「結他不是不好,但太普通了。我想起十歲時看過的酒杯演奏,覺得不妨一試,遂成為酒杯演奏者。」

  「每一隻酒杯,都是經過我細心挑選出來的。布拉格玻璃廠的產品,最合我心意,可惜那間廠結束營業,我得到不同國家,找我的心頭好。」這尋覓玻璃杯過程,Robert從中得到無窮樂趣。

  Robert說:「我喜歡與聽眾近距離接觸,他們站在我面前,而我用一雙手,為他們奏出古典樂章,他們全神貫注,聽得留心,我就奏得更開心了。」

後記

  Robert說下一站,希望到日本:「我相信那裏一定可以找到喜歡我演奏的聽眾。香港的觀眾也很好,有機會我會再來的。」

  不過,Robert還是很想返回意大利,在自己的家過聖誕:「那裏有我的果園(還有蜜蜂)要我去打理、照顧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