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陳莉:空白見色彩

到Elements圓方見來自上海的藝術家陳莉Kebeyo的那一個上午,她的精神狀態看來好極了。與她同來的還有她的爸爸、丈夫和孩子,一家大小都來看Kebeyo的裝置藝術。有從種子長出來、六米高的豬雕塑,又有在空中浮游的魚兒、花卉。在畫廊亦可欣賞到Kebeyo的畫作。

  Kebeyo說:「作品受超現實主義畫家Dali達利的影響,說我喜歡Dali,其實我更愛建築師高第Gaudi的設計。」

  Kebeyo的作品與其他商場展出的豬豬大有不同,不光是顏色上的不一樣,少見紅、金黃顏色,造型亦較為抽象。但豬豬的快樂之情,卻十分相似。

  Kebeyo說她畫中的世界,是平面的,「那是我的方式。從平面變成立體,就是由一幅平面的畫變成一件立體的雕塑,那過程十分有趣,是兩種不同的Perception。藝術好玩之處,亦在於此。」   Kebeyo又說:「每一次創作,都是由零開始,腦海是一片的空白。我隨着自己的狀態走,把意象畫下來,雕出來。我不愛打草稿,一開了頭,就停不了。把作品完成,才會如釋重負。」眼前所見的豬雕塑,頭上頂着的是植物,手捧着的是皇冠。而豬,竟是從種子中冒出來,既抽象,又寫意,寓意明顯:種子代表了生機、春天,日子充滿喜悅。

  Kebeyo的想法與大多藝術工作者很不相同,她說:「我的思維是逆轉的,不會有預設的構想。像芽從種子冒出來,從一點開始成長,最後開花,結果是精采的。那是創作可貴之處,開始時,可不會知道結果。」Kebeyo在上海的工作室,有一張四米長、一米闊的木枱:「木枱由實木砌成,我在枱面上一口氣畫了一幅畫。這幅作品,可以拿到畫廊展出。但我由得它,現在我仍會把畫紙、畫布放在長枱上,進行創作,並不介意枱面上的畫受到損壞。」

  Kebeyo無窮無盡的想像力,是她的創作源頭:「每天都有新想法,每次創作都是從空白開始,我是充滿信心的,知道意象湧現,源源不絕的。」

後記   Kebeyo的豬雕塑,用了三個月完成,是個六米高的立體作品。在畫廊中展出的兩幅畫,卻用了十個月畫成。Kebeyo為作品寫下她的想法。讓我想到:我們要好好的珍惜生命一切。Kebeyo說:「萌芽由心而發。」看着花粉籽隨風飄浮,Kebeyo有此體悟:「從哪裏來,到哪裏去,都不打緊的。」Kebeyo在每一張空白畫紙、每一件雕塑,都會塗上不同的彩色,讓他們各自精采。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