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賀曦彤:武術見真章

說是與賀曦彤Jada談談她的學習武術經歷,開場白還是由Jada的母親羅雅菁來說,知道Jada是怎樣經過她的父母悉心培訓,在她十歲那年,已獲得「世界青少年武術錦標賽」女子C組棍術項目冠軍。

  「冠軍得來不易,她是四五歲就開始習武。」Jada的母親如是說。

  Jada正在吃米粉,沒有搭嘴,繼續吃越南湯米。

  與Jada「面對面」談前,先欣賞過她爸爸賀敬德的南拳、她媽媽羅雅菁的八卦掌,還有她的小弟子騰也耍了兩招,贏得不少掌聲。

  Jada的爸爸媽媽皆為「好打得」之人,世界武術比賽冠軍人馬,由他們來指導Jada,自能一鳴驚人了。

  十多年前,Jada在美國出生,羅雅菁說:「那時,我們在美國太陽馬戲團工作,Jada是在那時候出世,是個很可愛,很活躍的孩子。她自幼就愛運動。我們後來返回香港,開始我們的事業,推廣武術。Jada唸小學時,沒有學過跑步,但跑起來,比學過跑步的小朋友跑得還要快,六十米短跑,她輕易就跑第一。」

  Jada笑着說:「我不過是夠氣吧。」

  Jada是沉得着氣的,不要看她年紀小。剛看過她表演棍術,她一站出來,氣定,揮動木棍,既有節奏感,又見力度。

  Jada說:「有時候,我也不想再舞刀舞棍,體力勞動,很易疲累,每天都練習,很辛苦的。」

  話是這樣說,Jada的自信、獨立,就是透過習武,建立起來的。

  問Jada:「除了習武,練棍術,你還想學甚麼呢?」

  Jada的回應:「我愛繪畫,愛跳舞。」

  Jada母親說:「武術,是Jada的強項,不好輕易放棄,她一個星期練習六天,每次兩個半小時,由晚上六時四十五分練至九時三十分。風雨不改,全年無休。Jada的堅定意志,強健體格,就是這樣練回來的。」

  這個下午,看Jada一家人表演武術,看似毫不費力,就把掌法、棍法的神韻展現出來,其實他們每天都有苦練的。Jada學過北派武術,又學南派,融會貫通,看來她的武術修為,該可更上一層樓。

後記

  Jada說練習武術辛苦,但她說:「學甚麼,想學得好,都要花時間,花精神的。」

  這個晚上,她會去練習她的棍術,仍得花上兩個半小時。

  以Jada的敏捷身手,她去學跳舞,要跳得出色,該沒有甚麼難度。

  武術,有時就像在跳舞,屬賞心悅目表演。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