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湯瑪士:金色大廳外的琴聲

  步入酒店前,看見大門入口側面石牆,刻上Richard Wagner頭像,這是維也納、音樂之都,一八七五年Wagner在這酒店住上一段日子,創作了幾首樂曲。酒店沒有說莫札特曾在此住過(那時候,仍未有這酒店),但與音樂家有關的樂曲,每天晚上,鋼琴師湯瑪士Thomas Pleidl有即興演奏一兩首的。

  酒店大堂放置一座鋼琴,Thomas坐在那裏,彈奏名曲,從古典到現代(以音樂劇樂曲為主),Thomas不用看琴譜,一揮而就,以為他在彈《歌聲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主題曲,沒想到彈奏至一半,又變成另一音樂劇《孤星淚》(Les Miserables)。

  原先以為這是個「爵士之夜」,是想聽聽維也納爵士樂,會不會如古典音樂,同樣出色。這個晚上,沒有爵士,只有Thomas一個人,在彈奏雞尾歌曲。侍應向我們推薦有名的雞尾酒:青瓜酒,cucumber cocktail。「這是不會喝醉人的雞尾酒,很醒神的。」侍應如是說。到了鋼琴師休息時段,走過去,與他來一個十五分鐘的「面對面」談。

  Thomas說:「在維也納,你們該找音樂家、作曲家、指揮。怎會與我這名彈琴匠傾談呢。」不過,Thomas Pleidl並不介意談自己的故事:「我在這酒店彈琴,有二十多年了。我十分喜歡這份工作。黃昏上班,午夜下班。酒店沒有規定我彈甚麼。我也喜愛作歌曲,作過兩首歌《The reason is you》、《Far away》,待會彈給你們聽。」

  酒店在金色大廳Goldener Saal Musilverein旁邊。音樂會前,會有嘉賓到來喝杯酒,音樂會結束,亦會到來喝兩杯。問Thomas:「在維也納,懂音樂的人太多,你會有壓力麼?」

  Thomas笑着回應:「在金色大廳表演的藝術家,才會有壓力吧。我在這裏彈奏流行樂曲,偶然也彈古典樂章,都是自由發揮。我用自己的方法去彈,我愛變奏,與原來的樂曲不一樣,很難說我彈得不好吧。」問Thomas要不要來一杯雞尾酒,他說:「我不喝酒的,待會還要駕駛,不要醉駕了。」

  金色大廳的音樂會剛結束,有穿着得體的紳士淑女走進大堂,他們都找到可以坐下來的沙發,酒店大堂坐滿人,卻不見喧嘩。這時,Thomas彈奏的樂曲,音色輕快、柔和,並不影響客人談話的興致。

後記

  Thomas沒機會彈奏他的創作樂曲了,有客人着待應遞上紙條,希望Thomas為他們彈奏心愛歌曲,Thomas看來不可拒,這個晚上,夠他忙的了。

  離去時,看見鋼琴上的瓷碟,放滿十、二十歐羅紙幣。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