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許麗盈:乒乓球中庸之道

  許麗盈Amy名銜可多,她遞給我的名片,Title都是與乒乓球有關的。Amy說:「我最喜歡的是運動生命教育推動者(Sport Life Education Promoter)、港協暨奧委會教育計劃宣傳大使(Athlete Ambassador of "Olympism Education Programme", SF&OC)。

  港大畢業後,Amy沒有像她的工商管理學系同學,找一份收入穩定、朝九晚五的工來做:「我去了做乒乓球教練,一做就做了十年。其間有人問我:你做乒乓球教練,是兼職來的吧,你該有其他工作的。我只有說我有其他事要做,值得做的,像我藉着乒乓球活動,推動生命教育,已見成效,那是我最有意義的工作之一。」

  Amy說自己沒有打乒乓球天份:「我九歲才開始學。我爸爸是乒乓球發燒友,卻沒有迫我學。九歲那年,他看見我站在乒乓球枱前,很有台型,唔打得都睇得,遂親自落場,教我打球了。用了兩年時間,我已打出成績來。小學六年級,代表香港出席港澳埠際賽,拿了個少年組冠軍。」

  Amy說自己從來不是個「學嘢學得快之人」:「打乒乓球,好處多呀。我本來是個肥妹仔,運動可以減肥,我打球後,fit多了,十歲後,我不再是肥妹來的了。」

  Amy拿出兒時照片讓我看,證明她所說的,並非虛言。我說那不過是baby fat而已,她十歲那年,看起來,真像一名乒乓球小將了。

  Amy說那年代有到內地受訓:「每到長假,我就跟着父親到河北省受訓。北方訓練方法,與南方很不一樣。北方重基本功,夠紮實,南方講靈活,有彈性。」

  「打了乒乓球後,我有了自信,即使在比賽輸了,也不會感到失望,成敗得失,就像做人一樣,要經得起考驗才好。」

  雖然Amy乒乓球打得不差,在學界獲獎無數,卻未能成為香港乒乓球代表:「父親是有感到失望的,多年培訓,我就是差了那一點點。我卻明白,凡事不可強求。我當不了代表隊隊員,卻當上乒乓球教練,樂趣更多,更有成功感呢。」

  談到打乒乓球,Amy說:「中庸之道最可取,平均分高才有用,特點要突出,技術要全面。怎樣處理好每一個發球,反擊每一個打過來的乒乓球,那是要學的。跟我學打球的,不管是成年人、小朋友,就是要懂得學看乒乓球。」

後記

  Amy談到夢想:「幫助基層小朋友打乒乓球,輔導學習有困難的小孩,透過打乒乓球,從遊戲中學習。節奏感是很重要的,音樂講節拍,運動也要講節拍,我教小朋友跳繩,與教他們打乒乓球一樣,速度加節奏,配合得宜,自然會打得一手好球來。」

  「對學習有障礙的小朋友好,他們會知道的。你對他們好,他們會對你更加好。」難怪Amy對她的教球生涯,樂此不疲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