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吳世庸: 球迷的下半場

  第一趟見吳世庸Sano,幾年前的事了。那一年,Sano參加二○一六/一七年輕作家創作比賽,憑着他書寫的《香港人的足總盃‧上半場》初選入圍。Sano說起參賽,有得有失:「趁着三十五歲前,參加徵文比賽,是要寫出我情迷足球的經過,我的心路歷程。」

  幾年過去了,他的書仍未能如期出版,「上半場」打完,Sano來到「下半場」了:「要生活的呀,我的正職是電視台廣播工程人員,Broadcasting engineer。興趣是研究足球發展史。」

  其實Sano最喜歡的運動是「打士碌架」,「但怎樣都打得不好,而且桌球室煙霧瀰漫,我不想吸二手煙。」

  踢足球,Sano說他做的是一般足球員不愛「踢」的位置:「做守門員呀。我有點天份,守龍門,做得比大部份人好,便一直做下去。我曾代表公開大學奪得副學位聯賽冠軍。」

  「守龍門,要有彈力,講究步法、手法。我能夠做到超越身體範圍能觸及的撲救。」當年Sano為了圓他的足球夢,遂「親身到英國參加選拔。」

  Sano翻查足球歷史,找到第一屆足總盃得主是「雲達拿斯流浪」(Wanderers FC),這球會已解散了一百二十年。球會球員後代想重組,遂有選拔球員之舉,Sano到英國參加選拔,入選,還參加了足總盃一百四十周年紀念賽,開帖上網,成為《一個香港人在正英足總盃正選上陣》。

  「在英國兩年,難有甚麼發展,但生活得開心呀。」

  談到足球的發展,Sano說:「曾效力曼城的孫繼海並不樂觀,他指出國內足球人口極小,比日本、韓國低得多。」至於香港:「情況可能好一些,但球員發展機會並不多。」

  Sano是守門員,遂問他:仇志強VS葉鴻輝。Sano說:「年代不同,不好比較。賽例改了,皮球『輕』了,開『生波』的踢法也不同了。」

  Sano解釋:「皮球的物料不同,更富彈性,踢起來,個球會『好飄』。」

  Sano的《香港人的足總盃‧上半場》是把他在英國的兩年生活體驗,書寫下來,與年輕人分享:「實踐夢想,要坐言起行的。」

後記

  談到「下半場」,Sano說那是他的「人生下半場」,該與足球無關。喜愛球類活動的Sano,在工餘時間,協助「滾球總會推廣草地滾球」:「當上教練,帶人去玩,自己玩埋一份。」

  「剛回來的時候,我感到『心累』。有等工作行業,不知不覺就消失了。三十五歲轉工,不容易了。Broadcasting engineer可以做下去,但我會多做一些與運動項目有關的工作。我的下半場,仍想過得精采的呀。」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