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瑪莉安:來自米蘭的聲音

  瑪莉安‧查芭斯Marian Trapassi說她在Sicily出生:「在那裏度過了我的童年,在那裏我開始愛上唱歌。這些年,我先後在Rome、Treviso住過一段日子。現今,我在Milan定居了。那才是我最為喜愛的城市:cosmopolitan, lively。」

  Marian在米蘭,一住就十一年。該不會像她年輕時,從一個城市搬到另一個城市,詠唱她自作的歌曲。

  「我自幼喜歡Beatles、Joni Mitchell、Francesco De Gregori的歌曲。近年也愛上法國歌手的作品。」

  從英國到加拿大、意大利到法國,Marian喜歡抒情民謠,近似怨曲的樂章,Marian說:「近年樂壇起了變化,CD銷路不如理想。The music industry has changed dramatically。因為沒有出碟市場的壓力,我們竟變得有『話事權』了。可以更自由創作,寫自己喜歡的歌曲,唱自己的作品。」

  欣賞過Marian的兩張CD《bellavita larancia e altri viaggi》、《Vi chiamero per nome》,同意Marian所講:「Music and life are the same」。歌手可以唱自己撰寫的歌,用歌聲來展示對美好生命的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比看市場趨勢,迎合大眾口味而唱,有意思多了。Marian說:「我有教人唱歌。那可以賺取生活費的呀。」

  曾與樂隊一起巡迴演唱的Marian,最終選擇個人獨唱:「Solo,更自由了。去那裏都可以了。」從音樂廳到私人會所,到室外廣場,Marian並不介意聽眾多少:「到來聽我詠唱的觀眾,是喜歡我作的歌曲,喜歡我的詮釋方式。」

  Marian喜歡song writing:「我愛創作,透過旋律、歌曲,表達出我的感情來。當旋律與歌詞融合起來,它就有了生命,song take shape by themselves. It's like magic。」

  Marian愛上那magic:「一定要原創才好。只有這樣,你才可以打動聽眾。」

  Marian相信「Writing is a process that grows as you live」,因此,她不會停止寫曲、作詞,更用自己獨特的聲音,把它吟唱出來。

後記

  其後Marian把她最新作品《Bianco》傳來給我,Marian在email說出心底話:「那是與我家人有關的,我們怎樣面對生命中的悲哀,分享人生過程的喜悅。Bianco是白色,代表了純潔、坦率,亦有着可以改變的意思。白紙一張,在上面寫下我們的想法。」

  Marian詠唱的《Blu》藍調,很有怨曲況味。再聽《Solo una parola》節拍輕快,很見喜悅之情。不就是Marian所講的生命的ups and downs,皆可詠唱出來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