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傳昇:單車導賞的樂趣

  到上水路德會青欣中心(Cheer Lutheran Centre)見We Cycle單車導賞員傳昇(Sing)的那個下午,中心主任陳曉暉、社工張栢淳對我說:「傳昇剛剛『畢業』,當上We Cycle單車導賞員。這是他第一次接受訪問,希望他不會感到甚麼壓力吧。」

  坐在會客室的Sing,滿臉笑意,膚色是曬得太陽多的健康顏色。Sing起初不怎樣受說話,問一句,答一句。半小時下來,經過warm up,他是有問必答,而且還很有他自己的想法。

  負責We Cycle計劃的社工張栢淳說:「我們的導賞員都是『過來人』,是曾經吸毒或濫用藥物者。」

  中心主任陳曉暉指出一般吸毒者(如冰毒)皆會有後遺症,容易有幻覺,自我形象偏低,覺得人生毫無成就感可言,生活空虛,卻又離不開毒品。幫他們戒毒,是要幫他們有一個正確人生觀。他們成為We Cycle導賞員,做義工,與到來參加單車導賞團的學生,分享他們抗毒經驗。

  又一起騎着單車,A:「探索邊境」,或B:「認識生態」、C:「了解歷史」。

  單車導賞團有A、B、C三條路線,A:去的地點包括上水圍廖萬石堂、梧桐河、文錦渡、前羅湖邊境禁區;B:大頭嶺村、客家圍松柏塱、塱原濕地、河上鄉居石侯公祠;C:覲龍圍、松嶺鄧公祠、崇謙堂、天后宮。每次選行一條路線,需時三至四個小時。

  「A、B線較受歡迎。」陳曉暉如是說。

  這時候,Sing開始談到他的心路歷程:「我濫用安眠藥,不吃,會耳鳴,會煩躁。每天中午,就開始吞吃安眠藥,已到無可藥救的地步。其後我參加了中心的We Cycle計劃,知道要自己救自己才成。在我迷惘、失意的日子,中心栢Sir,不斷鼓勵我。儘管我的童年、青年以至到中年,活得辛苦,一點都不快樂,遂靠濫藥麻醉自己,但不可以再這樣下去的呀。」

  Sing憑着個人意志,又得到社工的支援,參與運動、騎單車:「自救,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得到。騎單車,做導賞員,向青少年講出自己怎樣克服困難,希望他們會健康成長,有一個積極、正面的人生。」

後記︰中心主任陳曉暉WhatsApp一條短片給我,說:「最近Sing與栢Sir、本港大專生到台灣,參加南環島青年交流團。Sing很開心,與大學生分享他的經歷。他讀的是『社會大學』,人生經驗豐富。這次的單車交流,主題是『態度』。大學生教Sing『態度』的英文是『attitude』。」

  Sing學曉一個英文字,同學知道多一點做人道理。Learn from each other,是這個意思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