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譚樂希:探討深層文化空間

  到灣仔「何鴻毅家族基金」辦公室見作曲家譚樂希Hei那一個下午,出席的人可多。長枱一方是HK Phil(港樂)的職員,另一方是基金工作人員。香港管弦樂團(HK Phil)委約獲得「何鴻毅家族作曲家計劃」的譚樂希Hei,於二○二○年一月二十三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由梵志登JAAP指揮HK Phil,詮釋Hei的世界首演新作。

  見Hei之前,看過他的介紹,他作曲,已有不錯成績。不少團體,演繹過他的作品,包括JACK弦樂四重奏、Cassatt弦樂四重奏、香港兒童合唱團、曼哈頓交響樂團。

  與Hei的對話,很快進入狀態,對身邊坐着的一夥人,視而不見,我們不再感到有壓力了。

  Hei對他快將面世的新曲,由HKPhil演奏,梵志登來指揮,感到十分高興:「我仍在構思,該怎樣把我心中所想的,用音符表達出來。」

  Hei其實心中有數:「到十月,該有眉目,到時,有『譜』了。」

  Hei是九十後,屬於Slash一族,同一時間,可以做幾個project:「我為鋼琴獨奏作曲,九月要完工。在作這首曲時,我亦會想下一首曲目,該怎樣鋪陳出來。」

  曾在美國NYU讀音樂的Hei,對電影配樂,也有研究,對流行文化、電影樂曲,並不抗拒,說日後可以為電影作曲,實屬美事,在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積可斯音樂學院攻讀作曲博士學位(Jacobs School of Music Indiana University)的Hei,不會只躲在象牙塔內,從事古典樂曲研究的。

  Hei說他唸文科出身,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簡單的民謠《月光光》,有着文化根源。我作曲,是由淺入深。中國哲學,對動與靜的解釋,與西方很不相同。就像西洋畫與中國水墨,油畫色彩填滿畫布,中國水墨會留有空白,那空間感,讓我們多了一種想像。」Hei說這個「空間」,帶出音樂更多的可能性,他的全新曲目,會朝着這方向邁進。

  說得有點抽象了,卻是可以理解的。Hei說:「作曲,講求『自我實現』,那是一個self-discovery過程,追求的是個人風格。我講求『技巧』、『視覺』、『風格』。沒有技巧,沒法把自己所想的寫下來。視覺,聽得到,看得見的。風格,乃自我的表現。」

  「我作的曲目,由複雜開始,如今簡單多了。」不管怎樣變,「復得返自然」是Hei的作曲方向,「化繁為簡」,達此境界,一點不簡單。

後記

  約好與Hei見面,是在明年一月二十三日,他的新作會在文化中心亮相。Hei說:「可與聽眾一起分享我的成果,理解和欣賞我的作品。」屬賞心樂事。

  「我很享受創作自由,藝術創作,可以天馬行空,沒有『框架』的限制,我喜歡。」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