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Maria Jasin:DNA的突破

  見Maria Jasin教授的那一個早上,事前雖然做了homework,看過她談DNA兩條鏈(Two strands)的研究經過,而她研究成果,讓她獲得二○一九年邵逸夫獎(等同諾貝爾醫學獎):生命科學與醫學獎。以為是看懂了,其實是不明白其中道理。

  Maria笑着說:「那是躲在實驗室,在不見天日的情況下,研究出來的成果,三言兩語,沒法說個清楚明白的。」對於我的「無知」,Maria視之為常規。她得用簡單語言,解釋她的理論,讓我這個layman,知多一點DNA兩條鏈是甚麼一回事。

  我們先來一杯香濃黑咖啡。Maria說對抗jet-lag,喝黑咖啡有效的:「不過,待會還是要睡一會的,然後,趁着典禮前,到香港遊覽一下,就不會覺得疲累了。」Maria的「指定動作」:每到一個城市出席會議,發表論文之餘,看風景、嚐美食,不可或缺。

  言歸正傳,Maria解釋:「DNA有兩個strands,因為DNA是由如同骨架的phosphodiester bonds(磷酸二酯鍵)通過化學鍵作用連結Ribose(核糖)形成鏈狀,而每個Ribose上通過化學鍵與一個Base pair(鹹基對)結合。」

  Maria進一步指出Double strand出現的變化會引發癌症。她與研究團隊能夠成功修復double strand breaks現象的兩種機制。

  「第一種稱之為non-homologous ending joining(非同源性末端接合)。第二種機制為homologous recombination(同源性重組),通過在DNA之間交換類似或相同的nucleotide sequence,來修復失去的DNA片斷。而又可以減低DNA的變異(mutations)。對醫治癌症,這發現,有了很大的突破。」

  二十年來,Maria說她的研究引來回響:「如今實驗室設備,highly sophisticated,與我剛開始的研究,完全兩回事了。」

  Maria說科研的樂趣,無窮無盡:「一走進實驗室,空間看來細小,裏面的學問可大,夠我忙一輩子了。」Maria是第一位成功提出修復哺乳類動物基因組(genome)具可能性的學者。

後記

  這個晚上,在台上,Maria分享她的成果,她的發現:「對於設計基因疾病的療法,尤其是癌症治療,很有幫助。」

  Maria如是說:「This revolution brings the clear promise of disease cure/ amelioration and allows gene editing of organisms across the phylogenetic tree, which is transforming our understanding of biological process on this earth.」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