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黃莉娜: 鏡頭下的光與影

  見黃莉娜Lina的那一個下午,她剛從秘魯回來。Lina說:「這一趟去秘魯馬丘比丘Machu Picchu,來回機票才港幣五千八百四十三元,九月底去,十月中回來,兩個星期遊秘魯,當然意猶未盡。民宿價錢合理,港幣一百九十九元一晚,還包早餐呢。」

  Lina是「風景及生態攝影師」(Landscape and wildlife photographer):「但我最喜歡做『探險家』(Explorer)呀。」

  她的近作《南極企鵝北極熊》,攝影展示出來的世界:大自然風光,企鵝與北極熊的生活,引人入勝。書中主角卻是另有「其人」:「可愛的海豹BB。」

  Lina說:「圖中的海豹BB,只有十天大,照片是在加拿大馬德蘭群島Les Iles-de-la Madeleine拍的。海豹BB身軀呈白色,不懂得游泳。兩個星期過後,毛呈灰色,BB的母親會離開小海豹,BB就得下水,覓食去了。」

  談到自然生態,Lina的話題可多:「海豹要靠冰,二○一六年,冰融得快,海豹死得多,有近七成的BB海豹活不下去了。」

  「北極熊白雪雪的,懂得『扮冰』,來捕食海豹。隨着氣候環境改變,北極熊因食物不夠,也不生小熊了。」

  全球暖化問題嚴重,Lina在北極、南極,看到暖化對南極企鵝、北極熊,還有海豹的影響。Lina在《南極企鵝北極熊》序言有這幾句:「希望讀者未來在生活上多一些喘息的空間,多一點生存的機會。」

  Lina不是一年四季,都可以到冰天雪地,觀賞大自然風光、動物生態的:「我也得工作的呀。從加拿大回來,我先在猶太人公司打工,學會一個人做五個人的工作。公司讓我有很大的自主權,學會『執生』,懂得應變。那七年,我走遍中國大江南北,見識到北方人的豪邁。然後我又轉到日本公司工作,體會到不同文化的魅力。二○一○年,我想學自己喜歡的事,我修讀紐約的攝影課程,對光與影的世界着迷。憑着攝影機,捕捉大自然風光,鏡頭下的影象,就是我要讓讀者看到的景物。」

  Lina帶來她另一本著作《環球極光攻略》,說:「你看過此書,是一定會想去看極光的。」

後記

  Lina說一有空,還是會再去南美的:「那裏的人夠樸實,生活簡單,很實在。食物也簡單、地道,不見花巧。有一次,在玻利維亞,我們所在的汽車出現故障,有路過的司機過來幫手修理。向他道謝,他的回應:「要是我的車『死火』,一樣會有熱心人士過來幫忙的。」

張灼祥


hd